本月月刊集锦

Back to Index

国内经济的动荡/相扑的魅力和课题

post date : 2016.08.03

国内经济的动荡

 

浪川攻 《“三菱之乱”袭击黑田日银》 文艺春秋8月期

 

日本银行导入负利率(2月)、消费税增税又做出延期的决定(6月)等,虽然日本经济为了摆脱通货紧缩,正在金融・经济政策上实行总动员,但就在这眼前,国内经济又开始派生出了新的动荡和问题。金融新闻记者浪川攻文艺春秋8月期中,对由于负利率的导入,日本最大银行三菱东京UFJ银行被迫转为“远离国债”一事的背后存在的问题开刀进行了剖析。

 

由于导入负利率,国债收益跌入负值并趋于常态化,开始出现“国债是继续持有就会亏损的债券”这样的看法。据浪川分析,三菱东京UFJ银行的情况是“预计仅是本年度就会出现约1千亿日元的减少”。为了确保国债的稳定销售,财务省从2004年起导入了对国债的大量购买者赋予特别资质的“Primary Dealer(一级交易商)”(PD)制度。现在,PD由国内外19家证券公司加上三菱东京UFJ、三井住友、瑞穗这3大巨型银行的22家公司构成。

 

三菱东京UFJ正在考虑返还这个PD资质的消息,是在6月份被披露的。然而,据浪川介绍,该银行最高管理层承认了正在考虑返还,但在此基础上还回答为“‘远离国债’等,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并且表示返还的理由是国债的证券处理(买卖交易)本来就属于证券公司的业务,银行是站在持有国债的投资者的立场,PD资质的返还只是回归银行本来业务的一种措施。

 

浪川要指摘的是尽管已经处于“国债是亏损的债券”这样的状况,而为什么银行、证券公司还是仍然继续参加国债的投标这个问题。浪川强调这是因为存在“(银行、证券公司)中标的国债再由日本银行以高出买入价的金额买回去的制度”。这个制度被称为“日银交易”,日本银行将每年买入80兆日元的国债作为目标。

 

浪川表示“黑田就任日本银行总裁以来,一直努力推进的这个为了买入国债的“奇招”,已经开始严重地歪曲着国债市场”。在此基础上,浪川还指摘“(国债市场)本来对财政抱以期待的警钟功能已经丧失,而变成只有‘日本银行啊,请买得更多点’这样交易商们的呼声得到反映的状况”。日本国债的价值下降,甚至暴跌的风险会不会提高,围绕日本银行负利率政策的讨论看起来会变得更加严峻。

 

小林喜光 《消费税增税延期是国家的衰老》 文艺春秋8月期

 

经济同友会代表干事小林喜光文艺春秋8月期中,对安倍内阁推进的重视增长的安倍经济学给予了肯定,但关于6月决定的消费税增税的延期一事(从2017年4月延期到2019年10月),也表明了对于财政健全化目标可能出现大幅度延迟的担忧,并断言“想要不进行消费税增税就达到基础财政收支的顺差化,这样的事情谁都知道是不可能的”。此外,关于增税延期的判断,他表示不能只怪政权不好,“最大的问题,在于国民的认识不足”,他指出“本来,很多人都应该能理解这会给将来的几代人带来苦恼。尽管这样也仍然对现在眼前的增税表示厌恶,这也可以说是决心不足”。

 

小林还进而对安倍内阁推进的到2020年前后为止实现GDP(国内生产总值)“达到600兆日元”的目标,深入分析为“我担心的是(中略),过于依赖民间消费上这个问题。只要花钱,经济就能增长。这种‘花钱吧花钱吧’的经济政策实在是让人感觉到抵触”。

 

小林的另外一个主张,是在全球性的创新及结构改革正在得到推进的这个环境下,应该提示出代替GDP的新型经济指标。小林表示,现在,“如果只追求物品和服务就看不到的经济空间”,还有“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既相互影响又相互融合的‘复合空间’”不断扩大,“已经逐渐变成用原来的方法不能通用的时代”,他主张“正因为如此,为了下一代,政府才更应该树立‘国家的百年大计’”。

 

相扑的魅力和课题

 

八角信芳 《现在的力士缺少气魄》 中央公论8月期

 

d67e9aece3c4ccac629fc5f8971f95ed_s作为日本的国技,大相扑的人气正在复活。因为大关稀势之里如果能在9月的秋季大赛中首次夺魁,就会时隔18年诞生日本人的横纲了,所以自然是备受期待。日本相扑协会理事长(原横纲)八角信芳在中央公论的访谈中,指出“(相扑的)演出本身从江户时代起一直没有变化。对于一直非常肃穆地延续下来的相扑文化,必须要保护”,并强调了保护从江户时代开始的传统,会成为支撑国内外相扑人气的坚强后盾。

 

 

 

 

 

 

然而,为此存在的课题也很多,八角说道“现在的力士真的很老实”,他在对力士及相扑整体的气魄不足表示担忧的同时,说道“无法聚集新弟子,这是最大的烦恼”,表示正在为了难以确保新弟子的事头疼。而理由之一就是票房的问题,八角说道“就算国技馆里观众满座,巡演也弄很多场,但一年的收支顺差也只有2亿(日元)”,指出比起足球和棒球,相扑的票房就相形见绌了。

 

此外,力士所在的相扑部屋,基本上“都是个人经营的,(中略)对于开设部屋,相扑协会是什么都不做的”,“部屋是要自己借钱自己开设的东西”,确实存在这样严峻的现实。为此,八角认为首先要解决的是“首先要增加想要开设相扑部屋的师傅人群”。在此之上,是要“创造能让弟子们觉得想要在这里练习相扑的环境”。经营,以及新弟子的培养等课题已经堆积如山了。

 

西岩忍、Harold George Meij 《不能聚集好人材的地方就没有未来》

 

原为关胁・若之里的西岩忍也在中央公论8月期的对谈中,表示“我入门的平成4年(1992年)春季大赛时,有一百五十几个人合格,但现在新弟子最多的春季大赛也只有三十人、四十人”,指摘了将来培养力士人材的严峻形势。另一方面,关于相扑深奥的妙趣,西岩指出“相扑平均是7秒就结束。快的话也有1、2秒就定胜负的时候。时间长的也不过1分钟左右”,强调了自己真切感受到了这种正因为是“一瞬间的战斗”,所以具有的“深奥意味”。此外,他还提到力士“即使在激烈对阵后,也要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向对手低头鞠躬,再各自退场”,这是与其他格斗项目不同的地方,“从外国来的观众有很多人都对这一点很吃惊”。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About Us
Covering Japan
News Resources
Activity Reports
Reaching the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