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月刊集锦

Back to Index

银色民主主义和老年人与年轻人之间的对立

post date : 2016.07.08

‚P‚WÎ‚©‚ç‚Ì‘I‹“Œ @‚ª¬—§B@@a’J‚ÌŽáŽÒ猪木武德《老年人与年轻人之间的对立是民主政治的宿命》 中央公论7月期

 

7月10日即将举行的参议院选举近在咫尺,在这次选举中,18岁选举权将第一次适用于国政选举。在世界上几个主要国家,一个压迫着国政的政治、经济重要课题就是高龄化和老人(高龄者)政治这个问题。对于把年轻人的要求放在一边,而优先实施针对老年人的政策的“银色民主主义”,指摘其弊害的呼声连年高涨。然而要调和随着少子、高龄化社会的急速发展产生的“老年人与年轻人之间的对立”并不是那么简单。 (Photo: Natsuki Sakai/aflo )

 

 

对这个问题的根本,开刀进行了剖析的是大阪大学名誉教授猪木武德的论文。猪木将少子高龄化引起的年龄结构的变化看作是一直以来助长“老年人与年轻人之间的对立”的主要原因,分析为“老年人与年轻人之间的对立变得越来越清晰和突出的背景,在于家庭构成的根本性改变”。

 

猪木针对近年的社会基本结构,在指出“尽管本来是从垂直关系建立起来的,但是却变成了认为理所当然可以换成水平关系这样的思维”的基础上,认为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带来经济繁荣的结果,也导致了“富足增强了人们的独立心,使所有年龄层出现协作精神的衰弱”。他还指出因为这个原因,老年人和年轻人没有“家庭”这个共同体作为媒介,“而渐渐变得被作为彼此无缘的孤立的群体来看待”。

 

此外,猪木还明确指出要实现基于“公正”这个视点上的“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的平衡的恢复”,直接的方法“应该是对下调选举权年龄这个选举制度进行修改”。虽然在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年轻人选民将增加240万人,但猪木断言“只有那个(选举权的年龄下调)是不能拯救‘衰老的日本’的”,同时也提议因为每个年龄段的人存在的烦恼和问题都不一样,“需要提供一个让同一年龄段的人们讨论‘公共的事情’的场所和机会”。并且,他提出为了能产生对于解决问题不可或缺的“超越年龄段的同感(compassion)”,组建同一年龄段的人们可以一起讨论问题的合议体等,这样实践性的尝试也是有必要的。

 

冈本章《减少年金支付额在政治上能实现吗》中央公论7月期

 

冈山大学教授也是经济学者的冈本章则分析为现在已经不仅仅是银色民主主义在发展这么简单了,而是“已经陷入了银色民主主义更加加速少子高龄化这样的负螺旋”,他提出要想切断这样的恶性循环,“就应该尽快实施猛烈的选举制度改革”。

 

作为具体的选举制度改革方案,冈本列举了三种,分别是给予未成年人投票权,由父母代替孩子进行投票的“得莫尼投票法”;将选民按照年龄段分组,从青年区(20~39岁)、中年区(40~59岁)、老年区(60岁以上)的各组中选出与选民人数成一定比例的议员的“分年龄段选区制”;对投票权赋予相对于选民剩余寿命的分量,加重年轻人所持1票的分量的“剩余寿命选举制”。

 

冈本虽然表示“也许有人会提出反论,说这里列举的选举制度改革方案都是脱离现实的戏剧性的东西,实际上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实施过”,但同时也强调“日本现在的少子高龄化在世界上也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经历过的,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必须要直视这个现实”。他指出正因为如此,通过选举制度改革,“可以消除蔓延在年轻一代中的封闭感,基于长远视点上的政策才能实施”。

 

古市宪寿《比18岁选举权更重要的事》 中央公论7月期

 

社会学者古市宪寿在中央公论7月期中,虽然对下调投票权年龄给予了肯定,但同时也主张“更重要的是被选举权年龄的下调”。古市呼吁“在外国,二十多岁的人当大臣也是理所当然。像加拿大一样,国家首脑是四十多岁的国家也并不罕见。(中略),酷日本担当大臣这样的职位无论怎么想,二十多岁的人来干绝对比六十多岁的老头更胜任”,并主张“只有下调被选举权年龄,政治才算是真正有诚意地接纳年轻人”。关于下调选举权年龄,古市论述为“只是将选举权年龄往下降了2岁,社会应该几乎不会有任何变化。(中略)新加入选民的也只不过是240万人而已。真的是很微小的比例”。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About Us
Covering Japan
News Resources
Activity Reports
Reaching the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