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月刊集锦

Back to Index

消费税增税/前首相田中角荣热潮

post date : 2016.05.25

■消费税增税

 

本田悦朗《消费税增税应该冻结》 《Voice5月期

 File photo shows Paul Krugman, Nobel Prize-winning economist and professor emeritus at Princeton University, greeted by Japan's Prime Minister Shinzo Abe at a meeting discussing global economy hosted by Abe in Tokyo受4月中旬发生的熊本地震影响,政治・经济方面的诸多日程都被迫出现变动,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预计于2017年4月实施的消费税增税(从8%上调到10%)。关于是否应该实施以及实施的时期,相继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意见,内阁官房参与也是原财务省官员的本田悦朗则主张“在完全摆脱通货紧缩,通货膨胀率稳定在2%的水平并能够持续之前,消费税是绝对不能上调的”的冻结论。(Photo: Pool/ Reuters/ Aflo)

 

主张冻结的理由,在于个人消费出乎预料的减少。对于2015年第3季度(10月-12月)个人消费较前期减少0.5%一事,本田指出“消费疲软已经从汽车和家电产品等耐久财扩大到衣物和鞋这样的半耐久财,只用暖冬的影响是无法解释的”。本田认为理由在于2014年4月实施的消费税增税(从5%上调至8%),他主张“消费信心下降,导致日本的经济一点都没恢复,这才是致命的问题”。在此之上,本田还论述了“在长期通货紧缩的影响下,现在日本人的收入结构和消费行为已经发生巨大变化,这一点作为2年前消费税增税的教训,是我们必须学到的”。

 

本田介绍了在3月16日召开的第一次国际金融经济分析会议上,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斯蒂格利茨教授指出2015年的经济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最差的,“而2016年会更加衰弱”。在此基础上,对于消费税增税,本田则表示“如果是定好期限的‘延期’,那么消费者会认为‘反正明年还要增税’,就有可能出现控制购物和节约的行为”,并断言“希望安倍总理不要对消费税的再次增税定好1年或2年这样的期限,而是能尽早决断对再次增税进行‘冻结’,期待能向国民传递‘请放心吧’这样的信息”。

 

同时,关于今后的经济运营,本田指出“增加实际GDP是政府的任务,而提高通货膨胀率是日本银行的任务”,并强调“如果政府和日本银行不能团结一致共同致力于经济增长,那么名义GDP600兆日元的目标就不可能达到”。

 

若田部昌澄 《紧缩不能实现财政重建》 《Voice5月期

早稻田大学教授若田部昌澄也以“安倍经济学还没有失败”为开场白,表示如果就这样实施消费税增税,“安倍经济学可能会以失败告终”。若田部与本田意见相同,他也认为若考虑到消费持续疲软的现实,“只是延期的话效果会很小”,指出“最有必要的是冻结消费税增税或者甚至减税”。

 

若田部还进一步指出“应该停止将消费税作为社会保障目的税的做法”,并希望废除2012年野田民主党政权时代旧民主(民进党)、自民、公明3党关于实行社会保障和税制的一体化改革的“三党协议”。理由是“低收入者负担更多这样的逆向累进性很强的消费税,原本就不适合作为社会保障的财源”,他提议“应该制定以社会保险费、直接税、资产税为中心的计划”。

 

 

■ 前首相田中角荣

 

屋山太郎《田中角荣的热潮和妄想》《Voice5月期

今年是前首相田中角荣(在任期间1972-74年)故去后的第23年,也是田中角荣因洛克希德事件被捕后的第40年,由此,出版界又迎来了“角荣热潮”。然而,政治评论家屋山太郎则表示“对石原慎太郎在近作《天才》(幻冬舍)中,将田中角荣评价为伟大的政治家一事感到非常吃惊。田中是披着恶行外衣的大政客”,对角荣热潮提出了异议。

 

一般来说,田中前首相被认为提出了“日本列岛改造论”,在以其老家新瀉为中心的各地推进高速公路和新干线、机场建设等公共事业,从而对“‘国土的均衡发展’”做出了贡献。但是,屋山却表示“石原像是认为角先生当时是设想着今日的日本,为国土建设尽心尽力了,但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其想成这样的理想家”,在对其进行否定的同时,还指出“高喊着公共事业,用以此为资本赚到的钱再去增加党羽,从而掌握权力的田中角荣的时代是在该完全结束的时候结束的”,点明田中政治的本质是“金权政治”。

 

石原慎太郎《和角先生共饮的啤酒》《文艺春秋》5月期

用第一人称描写角荣一生的小说《天才》以45万本的销量成为畅销书,而作家石原慎太郎正如自己所说的“对田中角荣的金权政治,是第一个提出反对的人”,也曾经是声讨田中的急先锋。

 

而就是这个石原,关于田中前首相,居然表述为“如果说是谁创造了当代的日本,那毫无疑问是田中角荣”,“像角先生这样富有先见之明的政治家从未有过”,对田中的评价发生了180度转变。作为理由,石原解说为“到现在一想,金权政治是当时的自民党长年横贯形成的体质”,“而一个绝不属于精英群体的人,……要想成为总理总裁,就只能利用金权的原理,这也是事实”。

 

鸠山邦夫、朝贺昭、增山榮太郎、御厨贵 《日本需要田中角荣 秘闻满棚的座谈会》《文艺春秋》5月期

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御厨贵指出“高速公路和新干线、地方机场等,成为经济增长最后成果的社会资本积累是田中政治的最大功绩”,在对其给予肯定的基础上,点明最近的角荣热潮反映的是“永田町的人材匮乏”。此外,原秘书朝贺昭也回顾为“虽然作为田中政治‘功罪’中的罪,被列举的势必是洛克希德事件和对金权政治的批判,但我还是认为没有培养后继者,没有指明正确的道路这一点作为政治家更为罪孽深重”。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About Us
Covering Japan
News Resources
Activity Reports
Reaching the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