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月刊集锦

Back to Index

日美同盟和日本在亚洲的应有地位 / 德国怎样评论日本的历史问题

post date : 2015.07.13

<本月采用的月刊杂志>

《外交》(Vol.31)

《正论》《中央公论》《文艺春秋》(均为7月号)

 

◆ 2015年7月 ◆

 

1.日美同盟和日本在亚洲的应有地位

“和好、自尊、希望和新时代的日美同盟” 安倍晋三首相访谈 《正论》

“新世界地政学” 船桥洋一 《文艺春秋》

“和解和发展的亚洲” 宫城大藏 《外交》

“‘共创’和‘竞争’时代的新战略” 大野泉氏 《外交》

 

???????????????????????????????“以对亚洲发展负责的立场应对”

现在安倍外交依然被各月刊杂志炒的沸沸扬扬。安倍晋三首相在完成了4月份的一连串外访日程后,接受了《正论》7月号的访谈,其主题是“和好、自尊、希望和新时代的日美同盟关系”,并透露了本次访美时感受到的异于以往的气氛。

 

访谈中安倍首相介绍了在美国受到热情款待的一个插曲,和2013年刚就任首相后访美时的待遇简直是天壤之别。安倍说:“奥巴马总统对我非常在意。访美之前,肯尼迪驻日大使曾问我‘最近看的电影里有喜欢的吗’,我说:克林·伊斯特伍德执导的描写已成为传说的四季乐队的电影《泽西男孩》,令我深受感动。在访美期间竟然欣赏到了再现电影中《四季乐队》的现场演奏。那是在白宫举行的正式晚宴之后的小型演奏会上”。安倍首相第二天在美国国会的演讲中多次举了关键词“和好”。从美方的招待中也能感受到美国同样强烈希望,通过安倍首相的访美,全力推进构建双方的未来合作关系。

 

对亚太地区新国际秩序的框架TPP和AIIB的进展,安倍首相如是说:“关于TPP,我访美之前,甘利明大臣(TPP担当大臣)和迈克尔·弗罗曼美国贸易代表(USTR)举行会谈进行了磋商,我想基本上已经接近了尾声。我和总统在会谈中也一致表示为早日达成协议而努力”。“关于AIIB,亚洲有庞大的基本设施建设的需求,因此建立起能够应对的金融系统非常重要。对于这一点,日本和中国的认识是一致的。我想美国也能理解”。如果单听这番话,不顾日本媒体报道的主要国家之间不协调的声音,不如说各国政府当事者之间有着共同认知。让人不得不认为各国政府针对国内舆论正探寻着最恰当的解释。

 

对于日本将来在亚洲的地位,首相是怎样考虑的呢。安倍首相开场先声明还没有决定是否加入AIIB,并表示“不管怎样,日本必须对亚洲各国――在AIIB称为域内国――的发展负起应有的责任”。并称今后为了积极响应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采取由独立法人国际协力机构(JICA),亚洲开发银行(ADB)和国际协力银行(JBIC)等主导的方针,“······考虑在引进民间资金的同时,在亚洲地区展开无论是质还是量都能充分满足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

 

怎样应对“美国实力的衰退”

考虑日本今后在亚洲地位的关键是加盟AIIB的问题,这个问题在各月刊杂志上连续不断遭到议论。论点是加盟·不加盟对日本的有利或不利之处,以及是否要搭崛起的中国这趟国际战略快车。新闻媒体人船桥洋一《文艺春秋》杂志上连载的“新世界地政学”中指出,AIIB问题的背景在于美国实力的衰退。

 

船桥指出:“美国对英国加盟AIIB作了几近于半公开的指责,称其‘兴高采烈地迎合中国’,这是因为美国警戒英国的行动,怕被看作是对美国统率能力低下的对冲,而发出的警告”。并且,分析说“日本如果加盟AIIB的话,就会令美国完全孤立,美国统率能力的低下更是暴露无遗,传递给中国错误信号的可能性非常强,这是日美所共同忧虑的”。

 

另外,船桥还把英国比作是“如父亲那般对美国呵斥”,那么相反的“日本则像母亲那样拥抱美国,或者说美国的形象就像抱住母亲的大腿不放的孩子”。并主张“······当美国未能真正发挥统率力,出现影响力真空时,美国的同盟国和友好国就要填补这个空白,守卫这个体制。这是新的挑战”,日本应该持对亚洲的关心和影响力面对这个挑战。

 

■ 日本在亚洲的ODA应有姿态

那么,日本在亚洲怎样才能生存下去呢?《外交》第31号编辑了特集“新型开发援助与日本的外交战略”,就围绕AIIB问题广泛讨论的经济协作进行论证。上智大学的宫城大藏教授在“和好与成长的亚洲”一文中,针对其他大国把援助作为渗透外交意识的政策手段,日本政府的开发援助(ODA)则与回归国际社会、赔偿等战后处理紧密相连这一事实,对日本的ODA在冷战时期代替军事力量,作为支援西方体制的道具延续至今的历史进行了说明。同时,作为避开美国对日本贸易顺差不满的手段,其作用也随着时代变迁而已终结。90年代后期以降,日本“······长期持续的和亚洲国家‘援助方、被援助方’的关系,也已经转化为构建各种框架的合作伙伴关系。宫城教授作了如此解说,并总结道,21世纪援助不应该仅仅是为防范中国,并有必要“探索面向未来的亚洲共同课题,有必要再次注重运用援助的实在性和深奥性”。

 

日本国际贡献的应有目标

针对日本在亚洲的开发援助现状,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的大野泉教授同样在《外交》杂志上发表了“‘共创’和‘竞争’时代的新战略”一文,并作了如下分析。过去日本进入亚洲地区的经济,主要是作为日元升值的对策,大型企业以生产基地的迁移为中心追求廉价劳动力成本。雷曼兄弟破产的冲击之后,寻求扩大销路的中小型企业成为了主角。加之,过去ODA的经济援助是通过大企业的进入,在伴随而来的日本式商务模式中起到作用的。并指出,现今已经转换为中小型企业的进入为中心,因此弥补中小型企业在经营战略和市场营销等方面的弱点,政府和民间的密切合作是非常必要的。

大野教授对新时代日本国际贡献的应有目标,列举了四个原则。“第一,必须确立有智慧高效能的领导地位。······第二,应该以日本式优势,全面推出重视人才培养、实践能力、高技术及值得信赖的高质量·高生产性、长期信守诺言等特点。······第三,作为解决课题的先进国家,应贡献由政府·企业·学校联合、NPO积累起来的丰富经验和技巧。······第四,动员至今为止在国内及亚洲构建的人才·组织网,以携手合作的方式支援世界上发展中国家的科技开发”。只有按照这样的原则,和亚洲国家结为友好伙伴,国际贡献才能成为“······不只是局限于量的贡献,而是运用智慧提升日本影响力的全球战略”的支柱。

 

在亚洲中考虑日本的应有位置时,重要的不是和哪个大国联合,而是能对亚洲贡献什么,这才是决定日本在亚洲存在价值的关键。

 

2.德国怎样评论日本历史问题

“德国媒体对日本历史认识报道的背景” 三好范英 《外交》

安倍首相的战后70周年谈话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考虑到在历史问题上与中·韩两国的僵持关系,国内媒体并未刻意把安倍政权的历史认识问题尖锐化。然而一些外国媒体并非如此,他们对日本以及安倍政府的严厉态度仍然根深蒂固。就这个问题,读卖新闻编辑委员三好范英在《外交》第31期杂志上发表了题为“德国媒体对日本历史认识的问题报道背景”的评论。

 

三好在文中介绍了英国BBC的一项舆论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安倍第二届政府起步前后,德国对日本的评价恶化了。根据2012年和2013年的调查结果,德国对日本的正面评价从58%降至28%,跌了30个百分点。而负面评价却从29%上升至46%。这个数字仅次于中国和韩国排在倒数第三。三好认为其原因应该归咎于德国媒体的报道。他说:“安倍政权打出的安倍经济政策及重新启动核电站等政策,与均衡财政及脱离核电的政策是背道而驰的。德国媒体对这些政策持完全否定的立场,认为安倍政权的真面目是国家主义和修正主义。因此德国人对日本印象的恶化,不能否认报道起了相当的作用。”

 

三好分析说,“对比英美媒体,德国的这种倾向尤为显著。确实,在历史问题上,先进国家媒体总体上都对安倍政权持反对态度。只是,英国媒体采取不太过分地从伦理上进行追究的中庸态度;美媒体虽然在单个问题上措辞严厉,但从媒体整体上看还是呈多样化的。”

 

根据这个分析,三好认为:“德国对待日本态度严厉的背景是,德国知识分子长期以来一直批判纳粹主义,即以赎罪为荣,用这种扭曲的行为来求得心理平衡。虽然德国在战后赎罪和赔偿方面的努力值得肯定。但是原本该是个人伦理范畴的赎罪意识却繁衍至意识形态领域,封杀了自由活跃的言论……。而这种来自伦理上的攻击往往容易过头偏激……。德国人的这种心理倾向,广泛存在于学者、政治家、外交官等知识阶层,媒体当然也概不能外。”

最后针对两国关系,三好说:“德国过分聚焦日本的历史认识问题,不断从伦理角度抨击日本政府,德国媒体的这种报道态度,对日德邦交关系来说是一种不幸……。日本媒体也来提历史认识问题,借用德国某一片面的观点趁机打劫的行为应该收敛。我们应该多把注意力放到双边关系多方面的可能性上。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About Us
Covering Japan
News Resources
Activity Reports
Reaching the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