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月刊集锦

Back to Index

英语独大的时代,日语能否幸存

post date : 2017.08.07

英语独大的时代,日语能否幸存(『中央公论』8月期)



作家 水村美苗

 《对于语言的殖民地化,没有比日本再不自觉的国家了》 


作家水村美苗在中央公论的访谈中,指出在全世界“英语霸权”增强的环境下,没有再比日本对“语言的殖民地化”不自觉的国家了,对此敲响了警钟。水村在2008年出版了《日语灭亡之时》,提出日语将来很可能从“国语”的地位跌落下来,变为“英语世纪”中一个“当地语言”的问题,引起了巨大反响。

 

水村在这次访谈中,也针对日语表示“在非西洋圈中,能够拥有这样功能健全的语言作为国语的国家真的是很稀少”,但她也再次强调“对于本国语言没有遭到殖民地化这件事情,像日本这样没有自觉的国家很少,而像日本这样对本国语言走向灭亡这一点丝毫没有危机感的国家也很少”。水村指摘本国语言很大程度会上受到国家政策的影响,一千多年前用当地语言(日语)书写的《源氏物语》这个例子在世界史上都是很稀有的,而如今在国家政策和国民中间理所当然应该有“重视文学遗产的继承”这种思维方式。

 

此外,自身是日英双语者的水村对于作为普遍语的“英语”,指摘“只不过是各种各样历史的偶然重叠在一起,变成了作为普遍语流通的语言”。她还表示特别是,随着美国特朗普总统的诞生以及英国脱欧,在“英语圈权威扫地”的同时,“(将英语)奉为普遍语的条件本身已经成为过去的事情了”。

 

而另一方面,针对最近日本人的“英语能力”,水村认为“没多少长进”,她指出“面向世界,能够用语言的力量进行表达和呼吁的人没有被培养出来,这件事是非常恐怖的”,对此表示了担忧。

 

 

 对谈:  东京大学 教授  宇野重规  ×  青山学院大学 教授  会田弘继

   《“后真相”时代的语言和政治》


东京大学的宇野重规教授在刊登于中央公论上的与会田弘继青山学院大学教授的对谈中,针对特朗普总统的言论,指摘“不是为了超越对立,而是从一开始就为了抛弃他者在使用这些语言”。宇野在提到“近代国家是在国语的基础上建立的”的同时,指出在全世界扩散的“英语化”潮流中,“拥护自由与民主主义的言论,确认大家整体性的言论都变得像谎言了”。这种欺骗程度增加的语言,其混乱很有可能导致文化方面的断绝以及价值观的断裂。宇野站在“日语也日渐面临着断裂的危机”这个认识的基础上,强调“我觉得日本必须认真思考今后应该怎样让日本在过去150年间构筑起来的日语更发扬光大”。

 

对此,会田则认为在经济全球化的环境下无法避免英语的压力,确实给日本社会带来了阶层分化和断裂的现象,但同时,他也表示“从文化角度,在一个国语里面并没有出现分裂这个状态,难道不正是值得普及化的表现吗”,指摘了日语具有的强大性。此外,他也指出“日本从国家历史开始以来一直与外语进行斗争,很成功地一边保持平衡一边用汉语开展国际政治活动,用大和语言让文化成熟起来。在这个智慧之中,应该能找到对我们今后与英语以及世界一起生存下去的启发”。会田也表示“在日本的政治中,从明治开始到最近为止汉语都被非常多地使用,有过很多的雄辩,而现在作为私人空间语言的和语出现泛滥,令人感觉到缺乏紧张感”。在此基础上,会田论述了“虽然日语变为普遍语是不可能的,但用日语创造良好的政治和社会,将这个普遍性展示给世界应该是能做到的”。

 

 

情报通信研究机构 (NICT)的伙伴  隅田英一郎

  《自动翻译开拓未来:不学英语也没问题的时代会到来?》 


情报通信研究机构 (NICT)的伙伴隅田英一郎在刊登于中央公论的访谈中,关于外语的自动翻译,指出从大约60年前的第一代“基于规则机器翻译”(RBMT)开始,之后又经历了1988年开发的第二代“统计机器翻译”(SMT),而从大约5年前起又开始了第三代“神经翻译”的时代。神经翻译是结合了大数据和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的方法,属于“AI(人工智能)的典型”。但是也存在原文内容被原封不动漏掉的所谓“漏翻”的缺点。

 

据隅田预测,因为自动翻译有“擅长多语言翻译”这个长处,所以像英语这样“世界语”的概念今后会变得稀薄化,只要使用自动翻译“亚洲人之间就不需要再用笨拙的英语说话了”。此外,对于现在小学也在施行的日本的英语学习,隅田表示“从可以用自动翻译替代这个意义上说是没有那个必要,但是,异文化教育还是有必要的”。

 

隅田强调作为日本的自动翻译技术,面向外国游客的智能手机专用多语言音频翻译系统“VoiceTra”以及专利厅和NICT(日本国家信息与通信研究院,Nippon Export and Investment Insurance)正在共同开发的专利系统均属于世界水平。然而关于文艺作品的自动翻译,他也明确表示“对于平均性的东西,或者陈腐的东西,机械比较擅长。但是,因为艺术必须脱离平均值,必须是美的东西,所以我认为这是机械永远无法做到的”。

 


长冈技术科学大学 教授  三上喜贵 

  《数据所显示的在世界范围中的日语》 


长冈技术科学大学教授三上喜贵就全世界的语言状况介绍了各种各样的数据。根据这些数据,虽然现在是“英语的世纪”,但从世界上大语言的使用者人数来看,汉语、西班牙语、英语、阿拉伯语、印地语、葡萄牙语、俄语、日语等15种语言的使用者人数占据着世界人口的将近6成的“大约40亿人”。此外,他指摘以这15种语言作为公用语的国家,除去重复的一共是148个国家,占世界的四分之三。关于日语,他则表示“由于人口减少,跌出使用者人数前15只是个时间问题”。

 

此外,三上还提到,翻译成外语的日语图书数量在全世界排名第八,“而作为译本的语言最多的是法语,接下来依次是汉语、英语、德语、韩语、西班牙语、俄语”。而在多语言传播信息这方面,三上指摘,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使用61种语言(广播)进行广播是最多的,其次VOA(美国之音/ Voice of America)使用42种语言位列第二,而日本的NHK国际广播使用18种语言,“覆盖的语种太少”。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About Us
Covering Japan
News Resources
Activity Reports
Reaching the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