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通读

一覧に戻る

日银 推行负利率

投稿日 : 2016年02月12日

Bank of Japan Governor Kuroda speaks during a seminar in Tokyo

 

朝日:是否会成为有效的政策

产经:切勿忘记不要过度依赖日银

日经:不再依赖日银 为保市场安定进行协商

毎日:充满荆棘的冒险

读卖:负利率体现了日本要摆脱通货紧缩的决心

 

 

Photo:Reuters/AFLO

 

 

在1月末的金融政策决定会议上,日本央行决定首次导入负利率政策,即对于向日银存款的民间银行征收手续费。日银总裁黑田东彦在记者招待会上强调,“通过采取任何必要的手段,从而扭转通货紧缩心态”。

 

2014年6月欧洲中央银行(ECB)最早推行了负利率政策,之后瑞士、丹麦、瑞典也纷纷采纳。但是,该政策被指出存在副作用。本次会议的9位政策委员中就有4人对该追加政策投了反对票,仅以微弱优势通过。

 

关于新一轮政策,日本全国5大报纸在1月30日的社论中进行了评论。

 

读卖新闻善意的接受了本次追加政策。评论道,“国际金融市场从年初陷入极大混乱当中,在世界经济前景堪忧的今天,日银随机应变采取对策,值得肯定”。

 

日本经济新闻一方面肯定道,“物价持续降低,必须要防止日本经济重新进入通货紧缩的状态。因此对于日银的政策可以理解”。但同时也认为景气回转仍然路途多舛。

 

 产经新闻对于日银的对策表示了理解,“这体现了日银在世界市场的混乱中,必须要避开通货紧缩的强烈决心”。但同时也阐述道“若认为经济会立刻好转则是乐观过度”。

 

而另一方面,朝日新闻和每日新闻则对本次追加政策都表示了怀疑。

 

朝日新闻主张,“目前的利率已经处于历史最低位,即便如此,银行仍不大幅增加贷款,是由于企业资金需求乏力造成的。因此,这一根本性问题无法通过推行负利率而得到解决”。

 

每日新闻关于推行负利率也断言道,“用一句话来说,这是由于过去的异次元金融缓和政策 (量化和质化货币宽松政策)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而推行的一种政策”。

 

■ 负利率的政策效果

 

读卖对于负利率的效果表示了期待,“利率整体下降的话,那些冒一定风险也想获利的投资者将更为活跃,故而可以防止日元升值,并推升股市上涨”“中小企业与风险企业的资金筹措将更加顺利,有望扩大在新事业中的投资”。但是也认为仅靠货币政策摆脱通货紧缩比较困难,希望政府“充实经济增长战略的同时,应当迅速付诸行动”。

 

日经指出,“日银之所以先发制人,有可能是为了在春季劳资交涉中助推涨薪”。并陈述道,“仅靠日银的货币政策来实现经济状况的持续改善是较为困难的”。敦促政府降低法人税实际税率,通过改革岩盘限制(指由于既得利益集团的强烈反对,在雇佣、农业等领域进行裁撤时比较困难的限制)等,从而加速经济增长。

 

产经也认为,“依赖货币政策也是限度的。何况负利率政策是一剂烈性药,存在着抑制银行收益的副作用。实际需求不大幅增加的话,就很难实现经济的良性循环”。并且,为实现强有力的经济,对政府和民间谋求道,“通过缓和限制等行为推动企业活动,让民间将积极的经营方略贯彻到底”。

 

朝日指出了该政策的副作用,“这种做法是银行将利率成本转嫁到了储蓄者身上,甚至存款利率将来也有可能变为负值”。并认为,“每当日本国内外经济不稳定时,就会给市场以新的惊奇,这种做法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将逐渐走向穷途末路”。

 

每日提出了2%的物价目标,并对反复追加金融缓和政策的日银表示担忧,“最为担心的是,日银本应守卫日元价值,其信用岌岌可危”“这种冒险有可能会招致日元暴跌”。

 

■ 与世界的政策合作

 

日经与读卖指出了与20国集团(G20)以及发达国家进行政策合作的重要性。

 

读卖认为,“为稳定市场,各国央行的行为都责任重大。并强调,“新兴国家的经济前景令人担忧。日本、美国和欧洲金融当局,应该认识到发达国家引领世界经济的必要性,同时要充分期待与市场的对话。在政策方面加强合作是不可或缺的”。

 

日经指出,“今后维系世界金融市场稳定的关键是,需要世界第2大经济体中国的加入。20国集团这种全球性合作体制层次上的协商是极为必要的”。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FPCJとは
取材協力
取材に役立つ情報
活動の記録
外国への情報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