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月刊集锦

一覧に戻る

围绕安倍经济学“新三支箭”的不同看法

投稿日 : 2015年12月08日

■  围绕安倍经济学“新三支箭”的不同看法

安倍晋三《“一亿总活跃”我的真意》《文艺春秋》12月期

竹中平藏《放宽管制 力度还很不够》《文艺春秋》12月期

金子胜《大谎言又开始了 安倍经济学是引向毁灭之路》《世界》12月期

田村秀男《消费税上调到10%安倍经济学就会结束》《正论》12月期

吉崎达彦《要警惕便利的经济指标GDP》《中央公论》12月期

 

Shinzo Abe第二次安倍政权上台以来到这个12月刚好3年。9月再次当选自民党总裁后,安倍晋三首相提出招牌经济政策安倍经济学进入“第二幕”。这是政权上台时打出的第一个安倍经济学的追加措施。但是,日本经济仍然处于不稳定状态,安倍政权的经济政策也一直被褒贬参半的各种看法所纠缠。《文艺春秋》12月期刊登的《“一亿总活跃”我的真意》一文中,安倍晋三首相亲自就日本经济的现状及新政策的意图进行了解说。

 

首先,安倍首相回顾说“……我夺回政权后最先提出的是〈摆脱通货紧缩〉,作为达到这个目的的武器,我们准备了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对于在批判意见较多的环境下仍然推进经济政策的这一决断,安倍表示“……泡沫经济破灭后的二十多年,所有政权及所有政策都没能解决通货紧缩的问题,这是一个严峻的事实。而这又是为什么呢?自从2007年从第一次就任的总理职位辞职以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原因在于以往政权畏惧批判,没有冒着风险实行大胆的政策”,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而现在日本经济正是发展到了离〈摆脱通货紧缩〉就差一把劲的阶段”。

 

今后的经济运营中,最大的难关被认为是2017年4月起消费税再次上调的问题。本来计划在今年10月实施,所以已经延期了一次。虽然由于中国经济走向等不稳定因素增多,出现了关于再次延期的讨论,但对此,安倍首相则明确表示“……不赞成延期。只要不发生雷曼危机那样的情况,2017年4月消费税一定会上调至10%”。并阐述为“到那个时候为止,无论如何都必须让日本经济进入上升的轨道”,“而安倍经济学第二幕的〈新三支箭〉就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

 

新三支箭以2020年为止GDP达到600兆日元的“孕育希望的强大经济”、2020年代中期为止特殊出生率达到1.8的“构筑梦想的育儿支援”、2020年代初期初为止实现护理离职率为零的“安心的社会保障”为口号。具体来说是“……为了缓解少子高龄化的加剧,而实现这个目标的必要指标是〈五十年后也维持人口在一亿规模〉”。安倍还强调这并不只是意味着仅仅维持人口。而是“一亿人中每个人都活跃。每个人都在家庭中、地区里、职场里做自己想做的事,都能发挥各自的能力,以完善这样充满活力的社会机制”为目标,这才是“一亿总活跃”的真意。

 

安倍更是进一步解说为“我要追求的不是单纯金钱意义上的〈一亿总中流〉。而是不管年轻人还是老年人、不管女性还是男性、不管有病的人或是有残疾的人、还是失败过的人,大家都可以活跃的社会,为了实现这样的社会,就要除掉阻碍这个目标的所有制约。从这样的想法中诞生出来的就是〈一亿总活跃〉”。

 

竹中平藏《放宽管制 力度还很不够》《文艺春秋》12月期

在小泉纯一郎政权中担任经济财政担当大臣的庆应义塾大学教授竹中平藏在刊登于《文艺春秋》12月期《放宽管制 力度还很不够》一文中,对安倍经济学及安倍政权的成果给予了积极的评价。其中成果之一就是今年10月5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达成基本协议。竹中对交涉能极其快速地达成协议这一点,及其带来的正面影响之大给予了很高评价,并指出“……日本成功地建造了一个包括美国这个大国在内的一大经济圈。……这为将来在实现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自由贸易圈过程中必然产生的框架交涉阶段,日本和美国能够掌握主导权,迈出了第一步”。

 

此外,竹中更是对安倍经济学的新三支箭,进行了说明“乍一看似乎和以前的三支箭样式有所变化,但详细看,其实是将旧的三支箭中还未能实现的部分继续推进的意思”。竹中认为“由于安倍经济学第一幕中,第三支箭〈增长战略〉的实现还不够充分,所以要将这一部分更具体地推进,这应该就是新三支箭的基本思路吧”,对其给予了一定的评价。同时,对2020年为止GDP达到600兆日元的目标,竹中也认为作为大方向并不是不现实的数字,并指出“……最为重要的是一旦举起的旗子,就不要左摇右摆,要一直举下去”。而作为达到这个目标的方法,竹中引用了原美国财务长官劳伦斯・萨默斯的全球经济长期停滞解决方案,提出“一个方法是放宽管制。另一个方法是积极的基本建设投资”。他还主张例如开设赌场等,指出日本还有很多方法可以尝试。

 

金子胜《大谎言又开始了 安倍经济学是引向毁灭之路》《世界》12月期

相反,对安倍经济学持有怀疑态度的庆应义塾大学教授金子胜则对新三支箭,进行了严厉的批判,“不仅这个公约本身实现的可能性值得怀疑,甚至很明显这就是为了让旧的〈三支箭〉失败结束这一事实逃脱验证而打出来的政策”。

 

关于“名义GDP600兆日元”的目标,金子认为其实现前提为持续保持名义经济增长率在3%以上、实际经济增长率在2%以上,而日本自从泡沫经济破灭以来,除了雷曼危机后出现反弹的2010年以外,“名义增长率从未高于3%,因此这个目标根本就没有实现的可能性”。金子还指出“特殊出生率1.8”也“并未说明要怎样提高”,而“护理离职率为零”与护理报酬降低的实际问题完全不具有整合性等,进行了批判。

 

关于原来的三支箭,金子首先针对最受瞩目的金融缓和政策,对其效果提出了质疑。指出“很明显,企业收益作为员工雇用及工资往下滴落的所谓下渗的经济现象并未发生。而这又导致了家庭生活消费的低迷倾向中反映出来的内需孱弱。……由于企业不断将利润积攒于内部保留,国内市场停滞不前,所以银行信用也无从扩大,金融缓和出去的资金就转不回来”。此外,关于增长战略,金子列举出了并不能引起派遣劳动者减少的劳动者派遣法修改、将家访护理等工作委托给本来就为财政差距头疼的地方政府的《地域医疗综合确保推进法》、护理报酬的降低、护理负担正在逐渐变为就业年龄段的累赘可目前的政策方向是更加增重这个负担等,指出这些都是造成个人消费负增长的主要原因。

 

金子认为“安倍经济学的旧〈三支箭〉,这样看来,已经以完全的失败告终。只是唯一有个股市上涨成了显眼的指标,而且安倍政权也为了吊高股票价格花费了很多精力,就算只是表象也要试图制造相信〈经济形势〉会变好的这样的〈期待〉”。在这基础上,批判为“现在,必须要追究的是政策失败了还没有来得及〈验证〉,就马上用下一个〈公约〉涂盖上去的这种安倍政权的手法”。

 

田村秀男《消费税上调到10%安倍经济学就会结束》《正论》12月期

《要警惕便利的经济指标GDP》《中央公论》12月期

除了安倍经济学以外,针对安倍政权的其他经济政策方针,也出现了各种各样表示担忧的看法。最大的原因是2017年4月消费税再次调高带来的影响。产经新闻特别记者田村秀男在刊登于《正论》12月期《消费税上调到10%安倍经济学就会结束》一文中,警告为“消费税调高的经济破坏效果异常猛烈,1997年度导致了通货紧缩,2014年度又刮跑了安倍经济学的效果。尽管如此,政界、官僚、经济界和主流媒体都没有认识到作为国家已经犯了两次重大失败。如果就这样推向增税的讨论,就这样发展的话,安倍晋三首相打出的起死回生方案、国内生产总值(GDP)600兆日元的目标都将以画饼结束”。经济增长停滞不前的原因是在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大国日本,资金都不用在国内,田村认为消费税反而应该减税,比起只能增加企业内部保留的法人税减税,他主张为了唤起国内投资,更应该实行国内投资的减税。

 

究竟2020年GDP达到600兆日元的目标有没有现实感呢。双日综合研究所的主任经济学人吉崎达彦在刊登于《中央公论》12月期《要警惕便利的经济指标GDP一文中,指出“没准反而很简单。其实有个小小的机关”。机关的奥妙就在于改变基准。内阁府现在采用的2005年基准到明年年末就会改为2010年基准。而另一方面,联合国的国民经济计算在2008年已经修改,今后要适用新基准。据说在新基准中,过去在旧基准里不符合GDP的定义,一直作为“经费”处理的企业研究开发费用今后都作为包含在GDP中的“投资”来处理。看其他国家的例子,转移这部分时大约要增加3%左右。吉崎指出“为了这样的数值一喜一忧真是太愚蠢了”,对这种只围绕表面数字展开的讨论进行了批判。

 

Photo: AP / AFLO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FPCJとは
取材協力
取材に役立つ情報
活動の記録
外国への情報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