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月刊集锦

Back to Index

英国脱欧的走向

post date : 2016.08.01

远藤干 《就此,世界走向麻痹》 中央公论8月期

 

People hold banners during a demonstration against Britain's decision to leave the European Union, in central London在英国6月23日举行的国民投票中,主张脱离欧盟(EU)的脱欧派获得了胜利。北海道大学教授远藤干中央公论8月期中,针对英国脱欧的决定,表示“社会的裂缝已经比想象的还要深,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吃惊”,在强调造成冲击波之大的同时,也指出“在英国掀起热潮的国民投票,影响会跨海蔓延到欧洲大陆”。(Reuters/ AFLO)

 

 

 

 

 

远藤认为这次的结果是“右和左之间政治性的两极化加剧,中间道路被埋没”这样事态的一种反映,因为存在拿移民问题当替罪羊展开反欧盟运动的民粹主义政党“英国独立党”(UKIP)等党派,“英国国内的统治本身陷入混乱的危险性也很高”,对此表示了担忧。他还进一步指出“作为联合王国的一体感也会逐渐瓦解”,而对于2年前关于是否要从英国独立出来的问题实施居民投票的苏格兰,他分析为“独立的时运肯定会再次高涨”。

 

远藤主张“排外主义式的倾向以及对欧盟的愤怒可能会扩展到整个欧洲,也可能出现欧盟丧失当事人的能力,走向麻痹的事态”,他认为“(欧盟的)重组不可避免”。他又具体指出,初期的6个核心成员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比荷卢经济联盟的3国)组成的第1联盟,和由希腊、波兰等其他22国组成的第2联盟会被逐渐差别化。对此,远藤论述为“这不是单方面的‘统合’,反过来也不是不可逆的‘分解’,而是趋于两者之间,是一种居于中心的国家和其他非中心国家分布为同心圆式圆圈的状态”。

 

此外,远藤也提到虽然在欧洲很多人将移民和欧盟视为“敌人”,这种排外主义式的内向倾向不断加剧,但另一方面,现实却是“全球化已经无法取消”。他指出这一点与美国现在出现的“特朗普现象”也相通,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最后他总结为“为了迎合不断深化的全球化,必须在全球范围内深化对劳动者和中产阶层的价值分配以及对此进行的保护”。

 

滨矩子 《不要因为英国脱欧就手忙脚乱》 文艺春秋8月期

 

面对英国脱欧这一令人震惊的结果,国际市场虽然出现暂时的混乱,但同志社大学研究生院教授滨矩子文艺春秋8月期中,表示“金融市场和外汇市场的动荡,今后也会因为什么原因再次出现,这是不可避免的”,同时,从实体经济的角度,她也分析为“状况变得越来越糟糕这样的事情,基本已经不会再有了”。

 

对于在全世界被认为出乎意料的英国脱欧决定,滨表示“考虑到英国人的性格特点,再加上欧盟和英国之间的历史关系,很自然会想到早晚有这么一天”,强调了这其实绝对不算个意外的结果。作为理由,滨提到英国对欧盟的态度是以“表面上是参加到了统合欧洲的体系中,但对该体系的具体事项并不是全部承袭”为基本原则,滨指出“英国对统合欧洲所持的这种‘不即不离’的距离感”,就反映在了这次的结果上。

 

据滨介绍,英国的脱离事件这并不是第一次,1992年9月,英国就曾经从导入欧元之前一直被使用的欧洲货币体系(EMS)的汇率机制(ERM)中脱离出来。那时,英镑虽然暂时出现大幅跌落,但英国经济得以从ERM这个束缚中摆脱出来,逐渐实现了经济的恢复。英国只有在经济上有利时才会接近欧盟,对此,滨断言“实际利益是英国与统合欧洲之间关系的晴雨表”,“这样优先实际利益,什么都顺其自然,变脸又很快的地方,正是英国风格的真面目”。

 

关于今后欧盟的存在方式,滨指出“在冷战格局已经崩塌,全球化不断深化的今天,不如说将加盟国封锁在欧盟这个体系中的做法,已经越来越难”。她认为,今后如果能重新建构像英国选择的那样的“束缚不太紧的连带关系”,那么也许会成为“新的统合欧洲的雏形”。

 

而另一方面,关于英国脱欧决定对日本造成的影响,滨认为今后安倍内阁会为了“日元贬值・股价攀升”开始量的缓和,从而导致财政赤字增加,而这会使目前唯一得到认可的“日元价值”大幅下降,对此,滨也强调“应该尽快将零利息及量的缓和政策这样异样的金融政策转为正常化”。

 

细谷雄一、久保文明、会田弘继 《民主主义在欧美开始了自我瓦解》 中央公论8月期

 

庆应大学教授细谷雄一中央公论8月期中,指出英国的脱欧决定“将会既给整个欧盟,也给世界经济留下巨大的伤痕”。关于在欧美,包括极右政党在内的保守主义的抬头,细谷认为“他们有一种害怕全球化会毁掉自己社会的恐惧心理”,并指出出现这样心理的主要原因是针对没有建立好政治・经济・社会的安全网就发展起来的全球化的反抗。同时,他也对此分析为“现在,在全世界都兴起了一股社会变动的潮流,表现为高学历精英和有着专业知识的专家们纷纷败北,并且出现了对他们的逆袭”。

 

细谷认为美国的危机与欧洲危机有着基本相同的性质,正因为如此,“需要以世界规模解决问题的视点”。在这样的形势下,日本应该怎样做呢。细谷表示“作为世界发展趋势,很明显,日本已经不得不成为道德领导者”。他强调了一直以来受到欧美的安全保障体系保护的日本虽然负起责任领导世界并不是那么容易,但拥有世界第3的经济力量,政治的素质相对来说也并不低的日本“在世界上设定各种各样的议题,去说服其他国家这样的事是应该能够做到的”。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About Us
Covering Japan
News Resources
Activity Reports
Reaching the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