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通读

一覧に戻る

教师超时间工作情况严重。亟需防止过劳的对策

投稿日 : 2017年10月12日

本页主要针对日本各大报纸(朝日、产经、每日、读卖)对同一问题发表的社论进行比较和分析。

 

朝日新闻:过于忙碌的老师  工作量增加了人手也应相应增加

产经新闻:教师的工作方式  应着力于正业的改革

日本经济新闻(日经):怎样防止学校工作现场的疲惫状况

每日新闻:中小学教师,每周工作60个小时  老师叫苦不迭

读卖新闻:教师过劳对策  应废除将杂务强加于教师头上的陋习

 

通常认为月均加班80个小时以上(一周工作60个小时以上)的话,过劳死的危险性已经高到“过劳死红线”了,而公立学校的教师到达红线的比例是,初中约占60%,小学约占30%。2016年度文部科学省实施的“教师实际工作情况调查”(4月公布)凸显出了这个现状。为此,8月29日文部科学省中央教育审议会起草了题为“关于改革学校工作方式紧急倡议”的报告,要求引进教师上下班打卡的制度,以及与事务员分工合作等的改进措施。

 

国际机构的调查显示,发达国家的中学教师平均工作时间约为1周38个小时,相比之下日本教师的工作时间之长尤为明显。其主要原因是教育大纲改革之后,随着课程增加备课时间也相应增加,同时用于周六和周日指导社团活动的时间倍增。与政府提倡的“工作方式改革”截然相反,“教师多忙化”现象却进一步恶化。

 

全国各大报纸针对教师的过劳问题,都先后在社论上发表评论,认为对教师所处的“严酷现状不能置若罔闻”,围绕教师怎样才能集中精力于上课等本职工作问题,纷纷要求迅速实施“改革工作方式”的具体性改善措施。

 

■ 教师的“考勤”非改不可

 

公立学校教师工作时间之外的加班工资不属于劳动基准法的对象,作为变通以增加4%的工资(基础工资)取代加班费。为此,教职员工资特例法规定对教师“不支付加班费、节假日工作津贴”。日经(9月27日)表示,这个法律的依据是“由无需考勤这一惯例而来的”,同时指出“此法是参照40多年以前的教师工作实际情况而施行的,与近年繁重的学校工作现实显然脱节”。据中央教育审议会的紧急倡议报告显示,用打卡的形式考核教师出勤的学校占比,小学仅为10.3%、初中仅为13.3%。

 

读卖(9月18日)也指出“记录下班时间的中小学仅占总体的20%”,这是因为一律用增加4%的基础工资来代替加班费的缘故。并且,日本教师工作时间虽然很长,但上课时间却低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是因为“课外活动以及杂务工作太多”的缘故,强调“重要的是须改变教师什么都得管的惯例”。 据文部科学省统计,伙食费直接交给教师的中小学仍然超过了20%。班主任老师催促学生缴费“难道也是(教师的)本职工作吗”,对此提出质疑。

 

■ 主因是“上课时间”与“辅导社团活动”

 

在论及长时间工作的主要原因时,各大报纸都一致认为在于“增加上课时间”与“辅导社团活动”。

 

朝日(5月7日)指出,为摆脱宽松教育,中小学都增加了课时,并且决定2020年度起小学3至6年级每周增加1节英语课。而教师人数近年则呈持平或略减的倾向,导致了“不得不以加班来填补人手不足”这一事态。尤其是去年秋季,财务省提出了方案,称在今后10年之间,需从现有的69万名教师中削减4万1千人,理由是少子化现象将带来小学生的减少。对此,朝日批判道“以现有的工作方式为前提来单纯计算是行不通的,这是牵涉到教师健康和生命的大事。(中略)应从根本上加以解决”。同时针对社团活动,政府有识之士会议虽早在20年前就提出建议,要求在义务教育阶段导入“周双休日”制度,但至今仍未实现。对此提出“过于繁忙,势将影响教师与学生直接对话的时间和质量”,呼吁双休日的义务化。

 

每日(4月29日)也认为,随着上课时间的增加,教师辅导社团的负担也不断加重,这是问题的关键。尤其是初中,“教师休息日辅导社团活动的时间翻倍,平均超过了2小时(周六、日4小时)”,因此要求应该自外部招聘社团辅导员并给予学校职员的职位。同报还提到“1年中约5千名教师因精神疾患而停职”的现状,主张“在增加教师的同时,来自外界的支援以及工作内容的改善也是必不可少的”。

 

另外,中央教育审议会特别部会提出紧急倡议,各报都一致要求尽快落实充实专科教师和学生辅导员,配置专职事务员从事协助教师备课、打印讲义等事务性工作的支援措施。产经强调,“置身于被杂务工作搞得疲惫不堪的职场,老师怎么可能自我钻研,教育第一线也不可能聚集优秀人才。公共教育再生的希望寄托在教师资质的提高上”

 

 

注: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FPCJとは
取材協力
取材に役立つ情報
活動の記録
外国への情報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