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通读

一覧に戻る

最低工资连续2年上调3%。即使如此还有什么未解决的课题?

投稿日 : 2017年08月07日

本页主要针对日本各大报纸(朝日、日经、每日、读卖)对同一问题发表的社论进行比较和分析。

 

朝日新闻:应尽快广范围提高工资水平

日本经济新闻(日经):上调最低工资应同时提高生产效率

每日新闻:即便上调工资还是低水准

读卖新闻:重要的是完善可持续经营的环境

 

针对政府制定的、企业支付给劳动者最低限报酬的“最低工资”(时薪),厚生劳动省于7月26日决定2017年度的时薪基准全国平均提高25日元,调整到848日元,是开始可比的2002年之后最大上涨幅度,实现了安倍内阁连续2年增幅“3%”的既定目标。

 

全国4大报在同月27日的社论中都以此为题,评价上调最低工资是“前进了一步”,但同时指出,在发达国家中日本的工资原本就很低,“即便提高仍然处于低水平”,并且最低工资的骤涨极易给中小企业带来经营压力。要求政府进一步加强监视大企业要求中小企业过度降价等的所谓“对承包企业的欺凌”现象,进一步改善地区间的差距。

 

■ 虽然提高最低工资,月薪仍是12万日元的低水平

 

朝日对最低工资有史以来最大的上调幅度给予积极评价,但指出“与主要发达国家中超过一千日元的法国和德国相比还相形见绌”。欧美等国中如法国最低工资是劳动者平均工资的60%,英国则是50%,而日本仅为40%。强调时下经济状况向好,劳动力人手日趋不足,“正是上调工资的大好时机。应进一步加快提高速度”。

 

这次工资虽提高了,但实际上超过全国平均848日元最低工资的仅限于大城市(现在最高金额为东京的932日元),像最低金额的宫崎县、冲绳县时薪还不到750日元。一天工作8小时,一个月工作20天,月工资还不足12万日元。朝日对此现状深感疑问,“这么点收入能说是达到足够维持生活的水平了吗?”认为大城市与地方城市之间的差距非常大,涨薪之后进一步扩大了差距,要求政府采取改善措施。

 

每日评价本次上调,体现了安倍内阁制定的《日本一亿总活跃计划》中提出的最低工资“每年增长3%”的方针,“向实现全国最低工资平均1000日元的中期目标迈出了一大步”。但是,因为基于政府藉“劳动形式的改革”控制加班费,指出“由于减少工作时间使得净收入未增长的人群反而变多”。同报论及“上调(最低工资)非常必要,但对于领比最低工资稍高薪资的非正式雇佣劳动者而言,这个提升与他们没有直接关系”,“为解决穷忙族的生活贫困,有必要使提高工资水平的覆盖面遍及所有从业人员”。

 

读卖也表示上调最低工资,“提高了工资水平,能切实改善非正式雇佣劳动者的待遇,摆脱通货紧缩”,对最低工资连续2年提高20日元表示欢迎。认为企业方面能接受大幅涨薪,“显示(经营方)对新员工录用困难抱有危机感”。

 

■ 课题是加强监视对中小企业的欺凌,支持企业生产效率的改善

 

自2012年末第2次安倍内阁成立以来,包括本次上调之后最低工资提高了近100日元,对此日经认为“刺激了消费,有效推动了景气的扩大”,给予积极评价,但同时指出也有增加中小企业倒产的危险。因此日经特别要求政府推进“支持企业提高生产效率”的对策,强调“最低工资的上调应与企业生产效率的提高同步共进”。具体而言,要求政府改进阻碍企业准入发展领域的制度、支持IT(信息技术)的有效利用和充实职业培训。还同时提出课题,要求政府加强监视大企业要求中小企业过度降价等的不公平交易。

 

读卖也认为对经营实力孱弱的中小微型企业而言,“最低工资的急剧上升是个沉重打击。必须避免由于劳务费负担的加重招致雇佣的缩小”,同时要求加强“监视大企业不正当要求降价的所谓‘承包欺凌’现象”,谋求商业习惯的改善。对支持生产效率的改善,指出尽管政府设立了“设备投资费用的补助制度”,但利用状况并不理想,“因用途受限、运用不便等而被批”,要求政府“按照实际情况制定有效的对策”。

 

另外,朝日就支持中小微型企业的经营,提出2016年度受到日本公平交易委员会点名的“承包欺凌”事件多达6302件,为史上最多,认为加强监视体制不可或缺。每日也强调“要求中小企业努力提高生产效率理所当然,但促使大企业遵守公平交易的商业习惯也必不可少”。

 

 

Photo: Rodrigo Reyes Marin/AFLO

 

注: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FPCJとは
取材協力
取材に役立つ情報
活動の記録
外国への情報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