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通读

一覧に戻る

赌场解禁法案

投稿日 : 2016年12月09日

朝日:鲁莽地走向危险的赌博之路

产经:不要推迟解除疑念

日经:仓促的赌场解禁 问题多多

毎日:反对唐突的表决

读卖:要将人们的不幸作为踏板吗

 

A dealer picks up chips on a mock black jack casino table during a photo opportunity at an international tourism promotion symposium in Tokyo

 Photo: Reuters/AFLO

 

12月3日,日本众议院通过了解禁赌场的综合度假区(IR)建设推进法案(赌场解禁法案)。促成本议案通过的是自民党和日本维新会,但此前众议院内阁委员会以仅仅2天的速度进行审议,在未获得联合执政党公明党的赞成下,就进行了表决。

 

日本全国5大报纸在本月2日的社论(日经为3日)中报道了赌场解禁法案问题。针对这种速战速决的状况,“此为异常状况”(朝日)、“粗暴”(读卖)、“不值一提”(每日),所有报纸均表明了强烈的担忧,热切要求对该法案进行慎重审议。

 

■ 责难强行审议

 

朝日表明了一直以来的反对姿态,“反对赌场解禁,主张应慎重讨论包括赌博依赖症在内的负面因素”。

 

读卖阐明了赌场解禁法案的经过,2013年12月作为议员立法被提出,14年11月由于众议院解散而被废弃,15年4月再次被提交而未获审议。读卖进而指出,“自民党等党派认为如果现在放过国会,有可能大幅度延迟法案的成立,这真是粗暴至极”。

 

每日也表示了各种担忧,如赌博依赖症的增加等。斥责道,“都没有经过正式讨论就进行了表决,这不值一提”。并提出疑问,“本来赌博在刑法中就是被禁止的。将赌场作为例外的根据在哪里?”。

 

产经对于以自民和维新两党为中心的强行表决,敦促其深刻反省,“这与超党派的议员立法完全不相称”。日经也批判道,“将(法案)突然拿出来,都不进行正式讨论,意欲逐步解禁,非常怀疑这种议员的见识。(略)在缺乏判断正误材料的情况下,就进行了仓促的审议,绝不能允许”。

 

■ 最大的担忧是赌博依赖症

 

朝日围绕赛马、赛自行车等赌博依赖症,依据厚生劳动省研究班于2014年推算的“被认为有依赖症的成人占所有成人的近5%,约536万人”,断言道,赌场解禁推进派提出的综合推进依赖症对策的这一主张“缺乏说服力”。

 

读卖表示了担忧,赌场比赛马等官办赌博业更容易造成高额欠款,“会导致客人背负借债,走上犯罪之路,最终家庭破裂等悲惨的事例。这种社会成本不容轻视”。并批判道,“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自民党等党派无视赌场的各种“负面因素”,把具的对策都一股脑抛给了政府”。

 

每日指出了法案的不妥之处,尽管推进派在讨论规定日本人进入赌场的资格以及征收入场费等,但由于“法案中并未写有具体方案,对策已被延迟”。

 

■ 质疑其经济效果

 

关于赌场带来的经济效果,有关人士认为,通过在日本国内各地完善赌场、宾馆、商业设施等综合度假区,有助于增加外国游客、提振地方经济。

 

但是,日经举出事例,由于中国当局的反腐倡廉,导致澳门赌场的中国富裕阶层顾客锐减,故认为“需冷静讨论”。关于提振地方经济,日经也提出了问题,由于泡沫经济时代日本各地开发的大规模度假区最终失败,所以“担心重蹈过去综合疗养地区推进法(度假区法)的覆辙”。

 

产经也举出,由于日本国内官办赌博业的营业额剧减,地方赛马、赛自行车的废止,以及赌场行业在亚洲地区的竞争不断加剧,批判道,推进派“并未回应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预计能达到怎样的经济效果”。并指出,对于由黑社会势力进行洗钱等“违法行为也非常担忧”。

 

读卖严厉批判了期待赌场收益的经济战略,“希望陷入赌博中的人或外国游客的‘散财’,这种将他人不幸与背运作为踏板的成长战略极不健全”。

 

朝日一方面认为“能够期待一定的经济效果”,并指出推进派急速审议是为了赶上2020年东京奥运会以及争取2025年大阪世博会,用IR(综合度假区)吸引客人的一种方案。另一方面提出质疑,“奥运会、世博会、赌场,均为发祥于欧洲的构想,仅依此策略,日本就可以成为吸引世界人们的观光大国吗”。每日也强调,由赌场解禁带来的收益,“据称基本上都会被海外资本吸走”。

 

 

注: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FPCJとは
取材協力
取材に役立つ情報
活動の記録
外国への情報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