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通读

一覧に戻る

18岁选举权

投稿日 : 2015年07月17日

Vol.7  2015年7月17日

 

朝日:政治必须变革 /  产经:让其成为青年人考虑国家的契机

日经:让18岁投票成为变革日本政治的突破口 / 每日:青年人才更应该参与政治

读卖:希望促进青年人的政治参与

 

将选举权年龄从现在的“20岁以上”降为“18岁以上”的公职选举法修改案于6月17日通过。从明年参议院选举开始,将有约240万青年人成为新选民。选举权年龄的修改自从1945年从“25岁以上”下调以来,是时隔70年的又一次。实际上,世界上有约9成的国家承认18岁选举权,已经成为绝对的主流。

 

本次的制度修改是为了配合根据去年修改的宪法修改国民投票法,征求修改宪法意见的国民投票的投票权年龄从平成30年开始降为“18岁以上”这一措施。基于这一系列变动,民法上的成人年龄(20岁以上)及少年法的适用年龄(未满20岁)是否也需要修改正在讨论中。

 

关于18岁选举权,6月17日的每日新闻、18日的朝日新闻、产经新闻、读卖新闻、19日的日本产经新闻均刊出了评论。虽然有不少类似“虽说只占全体选民2%,但高中生参加选举有给社会带来重要变化的可能性”(读卖)等大致赞同的论调,但也有“很难说这是同以往的普遍选举、女性参政权一样,基于要求扩大权利的呼声政治进行努力后的成果”(每日)、“最终只是增加不去投票的选民,没有实际意义”(朝日)等,指出降低选举权年龄说到底只是一个契机,重要的是能否实际增加投票。各大报刊一致主张今后在比如加强针对高中生的“主权者教育”等方面需要面临的课题还很多。

 

■  “高龄民主主义”的现状

伴随少子高龄化,高龄选民的比重一度增加,正如去年众议院选举中二十多岁投票率之低(32.58%)所示,青年人的“远离投票”愈演愈烈。为此,各政党的政策都有优待高龄人的倾向,面向青年人的就业及育儿支援都难免退为其次。

 

各方都在关注能否通过这次修改,使容易反映高龄人呼声的“高龄民主主义”的弊端得到改正,重视担负未来年龄层的政策能实施。对此各报刊都表示,首先最重要的是更多的青年人实际去投票,积极地参与政治。

 

日经认为青年人投票率的上升可能会成为改变高龄人意识的一个契机。指出要缓和“高龄民主主义的弊端,必须让高龄人不仅仅只想着自身,而要为后世人考虑”,并认为“青年人投票率如果出乎意料地高,“原来青年人也在认真地为国家考虑呢”这样想的高龄人也会增加”。

 

读卖也在“巨额的财政赤字、少子高龄化所带来的社会保障费增加都直接导致未来几代人的沉重负担”的基础上,提出“尤其希望青年人认识到积极地去投票,对政府和地方自治体的政策施加影响的重要性”,鼓励成为新选民的青年人去参与政治。

 

产经主张,要在快速变化的国际社会中保持日本的国力,就需要“国民比以往更加创新和努力”。“让18岁、19岁的青年人加入成年人的行列,可以为国家建设和地方振兴贡献他们的感性和能量。还指出希望青年人不要拘泥于自身的生活,而是从国家防卫到地区福利,对各种事物提起关心,通过选举参与到政治中”,对年轻的选民寄予了期望。

 

■  为促进青年人的政治参与

那么,怎样做才能提高青年人的投票率,为日本的政治注入活力呢?各报刊都把加强面向青年人的主权者教育摆在了首位。

 

朝日指出,“针对18岁选举权,各地的教育现场已经开始了模拟投票等“主权者教育”的工作。在学校和朋友一起探讨政治和民主主义,彼此鼓励都去投票。10多岁时的这个经历一定会作为政治参与的原点,今后年龄增长也仍会牢记”。

 

只是,事实上,在教育现场进行的主权者教育中,也存在很多问题。原因是“受一直以来文部科学省和日本教职员组合的对立关系的影响,学校教育中一直忌讳对政治及时事问题进行深究”。

 

每日提出“以政治中立的名义逃避对具体政策的讨论这样的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的基础上,指出“尊重与自己不同的意见,通过辩论加深理解也是一种对民主主义规则的学习……容许在教育现场讨论政治的社会常识的建构是最为重要的”。

 

日经在指出“要想引起高中生的关注,就不得不对现实的政治进行一定的探讨。比如阅读比较主要政党的公约,在此基础上学生之间开展讨论等都可以”的同时,也指出“希望在进行过程中注意不要有利于某个特定政治势力”,阐述了重视政治中立的立场。

 

读卖和产经都对来自特定政党价值观的强加提高了警戒。

 

读卖称“今后,需要具备能够在保持政治中立性的同时,正确理解政党和候选人的公约及政策的能力。要想避免特定政党价值观的强加,任课教师的研修和教课指南的制作等都必不可少”。

 

产经也强调“想再次重申一点,从属于日本教职员组合的一部分教员如果在学校课堂上推崇特定的政治主张就是损害民主主义,是不能被容许的”。

 

■  政治界的工作

指出不仅是教育,政治界也有必要开展工作。

 

朝日称“政治本身必须要变得能够吸引年轻的选民,这是最为重要的”,比起研究修改限制繁多的公选法,“政治界主动降低与包括青年人在内全体选民之间存在的围墙”更为有必要。

 

每日指出“政党也在接受考验”,称“在人口减少和超高龄化发展的情况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关注年轻一代的政策的立案和宣传”,对政党提出了促进实施青年支援政策的要求。

 

此外,读卖、每日、日经也站在“让年轻一代的意见更能反映到政治的观点”(读卖),指出为了增加年轻的候选人,降低参议院议员和知事为30岁以上,众议院议员和知事以外的首脑、地方议员为25岁以上的被选举权年龄也将成为今后的论点。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FPCJとは
取材協力
取材に役立つ情報
活動の記録
外国への情報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