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月刊集锦

一覧に戻る

今后的日本高龄者

投稿日 : 2017年06月21日

今后的日本高龄者


■虎之门医院院长  
大内尉义

  《将高龄者界定为75岁以上的提议有科学根据》  中央公论6月期

虎之门医院院长大内尉义在刊登于《中央公论》的论文中,关于日本老年学会・日本老年医学会在20171月提议“高龄者定为75岁以上”这个新的定义一事,强调“这是从科学角度引导出的提议,而不是口号”。“高龄者定为65岁以上”这个定义,是以1956年世界保健机构(WHO)发表的见解作为根据的。虽然关于改为“75岁以上”,由于涉及到年金领取开始年龄的上调问题等事宜,还存在各种各样的讨论,但大内列举了关于身体机能、健康状态等最新的各种数据,指摘高龄者相比以往,“大约年轻5~20岁,平均年轻10岁”,“高龄者定为65岁以上”这个定义已经与时代不符。

大内表示虽然这样的提议“现在只有日本提出”,但同时也指出“如果日本能领先于世界率先开展具体的活动,那么今后这个提议就有可能在全世界扩大开来”,表示今后将向国际老年学会、WHO等机构推荐这个提议。
 

【对谈】庆应义塾塾长 清家笃 x  老年人生活咨询师 松本Sumiko

  《终身现役社会的理想和现实》中央公论6月期

庆应义塾塾长清家笃在刊登于《中央公论》的与老年人生活咨询师松本Sumiko
的对谈中,主张为了迎接整个团块世代的人达到75岁以上的2025年,必须构建高龄者支撑社会的“终身现役社会”。这是为了应对社会保障费的增加以及人手不足等问题,清家论述了“最好是首先将退休年龄上调到65岁,之后渐渐变为一种根据本人的意愿及能力・适应性,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参与社会的机制”。

对此,松本则就退休后的劳动,表示不论是“留在,或不留在”企业中的哪一种选择,“根本问题都不是职位,而是要靠自己积累的能力去工作”,这一点是必不可少的。此外,松本指摘必须要积极提供“地区社会需要老年人等的市民力量”这样的信息,同时,她也表示在地区的义务活动中,不应该都是“无报酬”的,也需要一定程度经济上的奖励。


■东京大学 高龄社会综合研究机构特聘教授 秋山弘子 

 《晚年需要“第二义务教育”》 文艺春秋6月期

东京大学高龄社会综合研究机构特聘教授秋山弘子在刊登于《文艺春秋》的论文中,指摘随着超高龄化社会的到来,很多人都会迎来长达20年或者30年的第二人生,但在日本65岁以上的高龄者还在工作的比例只占13.5%2015年内阁府调查),“现状是老年人和工作并没有很好的匹配起来”。她指出其最大的理由是“退休后还在纠结于现役时代的价值”,对此秋山提倡旨在“转换这种价值观”的“第二义务教育”。并且,作为事例,秋山介绍了希望就业的高龄者约700人实现登录,摸索第二人生新的工作方式的千叶县柏市。

秋山建议,在第二人生中,重要的是要将“工作”“学习”“娱乐”“休息”这四个要素合理分配组合,比如一周的工作日数上,六十多岁的人可以4天,七十多岁的人可以3天,八十多岁的人可以2天,这样适当增加“学习”“娱乐”“休息”的比例。

秋山还更进一步指出,为了营造充实的第二人生,有必要进行“关于健康方面以及金钱方面”的学习,预防医学属于老年人的必修科目,而关于金钱的知识可以有助于管理年金及资产运用,日本实施“第二义务教育”的过程还可以成为少子高龄化的榜样,其中积累的经验将来也许还能输出到国外。

 

 

Photo: 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Yokohama Wakabadai Apartment Complex Press Tour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FPCJとは
取材協力
取材に役立つ情報
活動の記録
外国への情報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