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月刊集锦

一覧に戻る

日本的民粹主义

投稿日 : 2017年05月24日

日本的民粹主义

 


■[对谈] 千叶大学教授 水岛治郎 x 北海道大学研究生院教授 远藤乾 

《大众的岩浆,在日本也堆积着》 中央公论5月期

 

在欧美,“民粹主义”的势力猛烈发威。北海道大学研究生院教授远藤干在《中央公论》上与千叶大学教授水岛治郎的对谈中关于日本民粹主义的现状,通过列举过去20年间日本名义GDP(国民生产总值)减少约1成,以及劳动者收入大幅降低的事例,指摘“某种意义上的‘失败者’已经有了一定的人数,虽然还不像欧洲那么突出,但在地底已经堆积了大量大众的岩浆”。

 

此外,关于加速欧美民粹主义的“移民问题”, 远藤还指摘日本虽然没有接受移民,但以技能实习生和留学生形式留在日本的外国人劳动者已经达到108万人以上,而且还在朝扩大引进的方向发展,对此他指出“今后如果事先不研究对策,比起外国人的犯罪问题,日本主流国民排外主义的爆发,会更加恐怖”,并对此表明了担忧。

 

水岛则在关于欧洲诸国现状的基础上,表示作为在野党的民粹主义“因为始终在进行政权批判,因而成为民众对政治不满的载体”,但同时也表示如果在野党单独掌握了政权,“会有以人民名义无限制行使权力的危险,且对三权分立及立宪主义也会保持否定”,指摘了民粹主义的危险性。而更进一步,水岛也指出,如果事先不巩固好民主主义的根基,“民主主义的边缘本身就会被侵噬,政党之间的竞争也会变得不成立”,强调了民粹主义有可能导致民主主义的瓦解。

 

 

东京大学教授 谷口将纪 《怎样跨越双重的政治疏离》 中央公论5月期

 

东京大学教授谷口将纪在刊登于《中央公论》的论文中关于欧美民粹主义的蔓延,分析为是由于①中产阶层的不稳定化和政治疏离②技术革新和全球化带来对既成政治的批判及主流(Mainstream)的空洞化这两个原因引起的。在此之上,谷口还强调“站在中长期的视点来看,这些现象对日本来说都并不是隔岸观火”。并指出这是因为在全球化以及第四次产业革命这些世界各国共通的课题之外,日本还直面着少子高龄化・人口减少、随着社会保障费用的增加带来的巨额财政赤字等问题。

 

对于不仅是民众,而且包括政治家在内的主体性的缺失,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三谷太一郎将其命名为“双重的政治疏离感”,谷口则引用三谷的语言,指摘“在中产阶层中间蔓延的动摇,以及对此缺乏主体性的・有效措施的政治,这并不是只限于各个其他国家的现象。别国与我们的差别,只不过是有没有难民问题以及国民投票,或者有没有特朗普这样的着火点而已”。

 

那么,应该怎样应对“双重的政治疏离”呢。谷口首先认为“应该废弃以收入作为衡量标准的中产阶层这个概念,改以对人生及社会更具意识,或者更关注政治・社会性机能的日本社会新主人公”为主体,并提议将他们指定为“中核阶层”这个概念。关于既成政治,谷口则认为,关于基本的国家战略,“必须要有一个机制,把避免两极化的意识分别落实到各个政党中”。具体来说,谷口提出希望能够①从现状的“政治候选者本位”转向以“政党本位”为目标②透过较过往更深刻的“深度讨论”和“决定”,追求建构防止两极分化的机制。

 

 

Photo:Tetsuro Sato/ AFLO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FPCJとは
取材協力
取材に役立つ情報
活動の記録
外国への情報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