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月刊集锦

一覧に戻る

中国的现状与经济

投稿日 : 2015年10月09日

<涉及这个话题的月刊>

《中央公论》《Voice》《文艺春秋》

◆ 2015年9月 ◆

 

白石隆×川岛真<习近平是真正的强势领导人吗――权力基础、海洋扩张、经济战略> 《中央公论》10月期

津上俊哉<防备全球化风险―投机风浪汹涌的大海中游走的人民币的命运> 《Voice》10月期

伊曼努尔托德<不要怕幻想中的大国――中国在经济上和军事上都不是“帝国”> 《文艺春秋》10月期

丹羽宇一郎×武藤正敏<中韩前大使 与反日国家的攻防战> 《文艺春秋》10月期

 

c722438242d4d97a0fe301974ee677d3_s■ 习近平的领导能力

9月中国主席习近平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并访问美国,期间与奥巴马总统召开了备受瞩目的美中首脑会谈。此外,受今夏中国市场股市大跌和人民币调低汇率的影响,市场对中国经济前景的担忧有所加剧。主要月刊也纷纷刊载了关于中国经济的特集。《中央公论》刊登了同为国际政治学者的东南亚政治研究专家白石隆和近代中国外交史研究专家川岛真<习近平是真正的强势领导人吗――权力基础、海洋扩张、经济战略>为题目的谈话记录,二者就习近平政权的对外政策对国际社会造成的影响进行了讨论。

 

对于起步两年半的习近平政权,川岛认为“我没有想到的是他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几乎全部掌握了军队”。另一方面,川岛列举出地方一把手频繁更迭的事例,分析为“问题在于习近平的决策传达到地方再执行的系统还不能完全发挥作用”。

 

就对外强硬路线,在列举美国将军事战略重心移向亚洲・太平洋地区的“重返亚洲”战略的基础上,川岛指出“……在中国看来,当然想在美国的威力还未能涉及的地方快点确保属于自己的区域”。之后又提到作为中国与俄罗斯及中亚各国联合体的上海合作组织,指出“对中国来说,扩展海上势力范围其实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包括美国和日本,原有势力就占据着相当的优势。中国也很清楚扩展海域不是容易的事,从成本的角度考虑,对他们来说陆上要比海洋容易控制”。

 

在美国以海洋为中心的“太平洋同盟”的扩大与中国以陆地为中心的“大陆同盟”的扩大这二者的较量中,东南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白石认为“……东南亚本身从中长期的观点看来,可分为大陆部分和岛屿部分”,川岛认为“……东亚可分裂为大陆区域与太平洋区域。在中国看来,当然也是看成那样的”,现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关系是中国和各国的两国关系的总和”,日本历来将东南亚作为整体来重视的方式“存在一定的局限”,他对此表示担忧。

 

话题还涉及到了朝鲜半岛的现状和中韩关系,白石认为在韩国“……作为国民中的一种风潮,形成了经济是中国,安全保障是美国和中国,而日本则无所谓这样的结构。这样的话,当被朝鲜发生什么状况时,韩国会怎么抉择呢。至少,这个抉择必须能被美国和中国同时接纳”。川岛也就韩国和美军的关系,表明了自己的看法“……最大的目标是中国,其次才是北朝鲜。今后,到了不能专门只考虑北朝鲜的时候,韩国会在怎样对付中国的问题上困难重重”“……可以说韩国在中国问题上正处于略微窘迫的立场”。

 

■ 中国经济的走向

关于呈现混乱状态的中国经济,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讨论。原通商产业省官僚、现代中国研究家的津上俊哉在《Voice10月期刊载的防备全球化风险―投机风浪汹涌的大海中游走的人民币的命运一文中,就中国经济的现状,指出“……不创造收益的“不良资产”和随之产生的负债(潜在不良债务)都堆积在资产负债表上”“如果再持续这样的低效投资・依赖借款,中国会最终出现资产负债表坏死面积扩大,从而遭遇真正的经济危机”。习近平在去年提出“新常态”的概念,将发展方向转为下调增长率目标,这也是危机感的一种表现。

 

然而,津上认为这个转向存在两个障碍。一个是现在仍然在公约中承诺着过去的高度增长。另一个是表现为失业者的不满的“增长率降低的疼痛”。津上在分析了过去两年国有企业销售额、间接税收、电力消费量、铁道货物运输量等“相对“真实””的统计数据后,推断为“真实的增长率可能已经低于5%了吧”。其中存在最深刻的过剩债务问题的是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对于地方财政,津上在肯定习近平政权“粗略治疗”的同时,指出存在使前景不透明的材料。

 

此外,津上指出引起市场波动的人民币调低汇率“……实际上是作为完成IMF(国际货币基金)对中国提出的“如果想让人民币实现国际化”的作业,对日本的过剩反应表示了不满。在此基础上,他强调“人民币会从此变弱”。①中国的经济不振会持续较长时间,不应该提高期待值、②相反,“日本整体对〈中国经济崩塌在即〉模式表现出过剩反应”,“一旦被“臆想”局限,就会引起错读”、③虽然有必要防备万一出现的风险,“但那时就不仅是“中国风险””了。会成为“全球化・风险” ――津上提出了这样的警示。

 

■ 中国不是“帝国”

对国际社会具有很大影响力的中国,可以称得上是现代的“帝国”吗。法国历史人口学者伊曼努尔 托德《文艺春秋》10月期刊载的不要怕幻想中的大国――中国在经济上和军事上都不是“帝国”一文中,作为不把中国看作“帝国”的理由,列举了中国的经济增长是“……在经济的力量对比中,接受西洋资本主义各国强加的东西而获得的”,而且在军事上,也并未掌握亚洲霸权“……周围都是一些选择躲在美国这个帝国的系统下的国家”这几点。

 

托德因曾经用人口学的观点预言了原苏联的解体而知名,他认为中国存在的问题首先是人口问题。虽然中国的少子高龄化在急速发展,“……但由于还没有实现国家整体的富裕,在包括年金等社会保障制度还没有完备的时候就迎来了高龄化社会。这样就会在不远的将来加大社会不安。而且,作为经济问题,他还指出了 GDP中个人消费的比例较低,中国经济依赖外需这几点。托德指出理想先行的“幻想中的中国”和处于苦恼的“现实中的中国”之间存在着巨大分离,他对此持有危机感,预言中国的将来“唯独最好的剧本就是想象不出来”。

 

此外,托德也指出中国反日等民族主义的背后,是富人和穷人的收入差异。同20世纪最初十年欧洲民族主义的高涨相比较,指出“……现在中国正处于民族主义的时代。对这样企图返回那个旧时代的做法,应当坚决抵制”。对此,他主张日本应当采取比如暂时将靖国神社的问题搁置起来等方法,贯彻“重视实际效果的态度”。托德还更深一步指出由于中国的损伤也会引发全世界的损伤,所以在中国遇到困难时,日本应该给予支援。托德希望日本“不要对中国过度恐惧而陷入歇斯底里或恐慌,而应该用合理的理性的实用主义的态度去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指出需要有“很好的自我控制能力”。

 

■ “没有‘反日’的余力”

中国今后还会对日本加强名族主义的攻击吗。前中国大使伊藤忠商事原董事长丹羽宇一郎在《文艺春秋》10月期刊载的与前韩国大使・武藤正敏的谈话记录<中韩前大使 与反日国家的攻防战>中表明了如下观点。“……曾经固如磐石的中国经济最近陷入了不安定。……又由于过剩的设备・过剩的生产造成国内经济开始松懈。由于中国共产党能够获得国民的支持很大程度是缘于经济增长,所以现在习近平国家主席正在为了必须尽快重振经济而头疼。在这种时候,他们没有和日本闹事的余力。我倒是觉得中国已经没有为了稳定政权演出“反日”的余力了”。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FPCJとは
取材協力
取材に役立つ情報
活動の記録
外国への情報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