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月刊集锦

一覧に戻る

东芝伪造财务

投稿日 : 2015年09月18日

【东芝伪造财务】

 

・川端宽《招致东芝“一连串伪造”的真凶》《文艺春秋》9月期

・乡原信郎《东芝“不妥当”财务 ~完全脱离“问题核心”的第三方委员会报告书》《世界》9月期

 

■企业与国家的距离

日本具有代表性的综合电机制造商东芝,被查明持续多次虚报利润进行结算,今年7月历届三代社长谢罪并辞职。此外,第三方委员会调查汇总的报告书发表,认定可以说是经济界代表人物的东芝经营高层对不妥当的财务处理进行了直接的指示。记者川端宽在刊载于《文艺春秋》9月期的《招致东芝“一连串伪造”的真凶》一文中,指出本次问题的核心在于2006年东芝收购美国核电设备制造商・西屋(WH)一事。

 

当时,西屋被估价为2000亿日元到3000亿日元,但东芝收购西屋的金额为54亿美元(按当时汇率约为6600亿日元)。那时为应对全球变暖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核电在全球范围得到重视,政府主导促进核电出口的气氛浓烈。当时东芝的社长就是之后被认为是最早开始进行伪造财务的西田厚聪会长。“收购西屋时,西田面对记者采访时胸有成竹地说“我们计划在2015年为止在全球获得三十九座核反应堆的订单”。……舆论也对西田的决断给予了很多掌声。……甚至出现了“六千六百亿日元真是太便宜了”这样的氛围”。

 

这之后西田就任公司会长,并对2010年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一职表现出兴趣,但由于相关人士的种种看法最终失败。川端分析为“从西田垂涎经团联会长一职时东芝就开始“勉强”了,这种勉强又让东芝陷入了恶性循环”。又加上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和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更是雪上加霜。“……从福岛第一核电站氢爆炸发生的那天开始,全世界的核电站建设计划几乎都被中止或冻结了。更不要提三十九座核反应堆的计划了”。

 

川端说,东芝的高层那时候已经没有“普通经营高层的感觉”了,那之后也一直没有改变强硬的作风,他指出这样的经营状态能一直持续的背景和东芝作为““国策企业”的面孔”和“……支撑日本电机产业整个骨架的巨大利权构造”有关。也就是说,东京电力等公司进行的电力业务能通过自由设定电费来获取超额利润,这个利润带来的设备投资又决定了东芝等综合电机制造商的稳定收益。川端指出这套系统是一种“……很容易陷入输了就抱着父母哭这样的盲目安心的结构”。

 

川端还提到东芝的历代社长都在政府有很深的人脉,退职后都在经济界位于较高地位,最后指出“……经济界的地位这些东西,对如今必须全球奋战的日本企业来说,还有多少意义呢。原本就可以说是因为和国家的距离太近了,才导致经营高层的判断失误,造成这次丑闻的间接原因”。

 

■不完全的第三方委员会报告书

对第三方委员会报告书的内容也有人提出质疑。律师乡原信郎在《世界》9月期撰文《东芝“不妥当”财务 ~完全脱离“问题核心”的第三方委员会报告书》,对东芝伪造财务一事,指出“……问题的核心是作为财务监察人的监察法人”,但报告书的内容大部分是“……对东芝管理层及职员的“严厉批判的词语”,而对更值得批判的东芝内部系统的“伪造财务”的具体事实却几乎没有提及”。

 

乡原通过与2011年暴露的奥林巴斯隐瞒巨额亏损一案进行比较,对东芝伪造财务一案的本质进行了解说。发展为刑事案件的奥林巴斯问题是“……账本外隐瞒亏损的伪造财务问题,不怀疑“经营高层在撒谎”就不会发现”。而东芝的情况是“……日常财务处理的问题,只要作为监察法人进行通常应该执行的监察……就应该会发现一定的问题”。所以,在东芝的伪造财务案里,“……监察法人是怎样评价和判断财务处理的正确与否,对此,东芝的经营高层及职员又是怎样参与,将相关资料提交给监察法人的”,这些都是关键的问题。

 

然而,对于报告书,乡原指出“涉及监察法人的问题都被排除在调查对象之外,只提到东芝对监察法人的应对非常不够。最终结果并没有触及到“伪造”的核心部分。乡原认为报告书都这样不完全,那么历代三位社长辞职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在不久的将来,还有更大的问题可能浮出水面。包括监察法人的问题,必须要进行彻底的调查”,敲了警钟。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FPCJとは
取材協力
取材に役立つ情報
活動の記録
外国への情報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