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月刊集锦

一覧に戻る

围绕AIIB设立中国的挑战和日本的困惑

投稿日 : 2015年06月26日

<本月选择的月刊杂志>

《正论》《世界》《中央公论》《文艺春秋》(均为6月号)

 

◆第2号  2015年6月◆

3.围绕AIIB设立中国的挑战和日本的困惑

 

◆《日美对峙中国亚投行的〈剑〉》樱井良子 《正论》

◆《新世界地缘政治学 加盟AIIB的论理》船桥洋一 《文艺春秋》

◆《两年的交锋 日本能否侧面引导新兴的AIIB》津上俊哉、真山仁 《Voice》

 

???????????????????????????????申请加入中国主导创办的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一事已于3月底截止。日本和美国以“运营体制不透明”等为由没有表明态度,而在截止日期之前英国率先申请加入创始成员国,欧洲各国紧随其后,创始成员国一举达到57个国家。

 

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创设AIIB的构思是在2013年秋天,而创设之前的日程安排明显以拙速而胜巧迟,令人心怀危惧理所当然。加之日本已在世界银行排列第2,在亚洲开发银行的投资与美国并驾齐驱,参与AIIB或利或弊关系不大。相对于此,左右日本未来的课题在于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的成功,与此相比AIIB的影响应为尘芥小事。然而日本根本没有预料到创始成员国会如此众多,日本国内受到的冲击如此之大不免显得有些狼狈。6月发行的舆论杂志均大大报道了“AIIB骚动”,并对其背景及要点各自做出详细分析。

 

■  日美的偏执之处

《正論》中登载了一直处于中国警戒论前线的代表论者樱井良子氏《日美峙中国投行的〉》。樱井氏于文中指出,“关于57个国家的参与,日美两国首先应当警惕并阻止中国将日美的动向当作借口”,同时承认“日美共同犯了一个错误,由于过分警惕中国的野心,而疏忽了将中国在国际金融中的地位提升至符合其经济实力的水平,进而懈怠了改善亚洲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不足的努力”。

 

樱井氏又对日美没有参与AIIB 的选择提出支持,“毫无忌惮地说,现阶段的这一选择是正确的”。理由在于AIIB的创设过程不甚透明,其中不免存在以维护一党独裁的共产党政权的利益而贷款的危险,同时尚存在中国已显现出的经济阴影而利用这些贷款以支撑局面的担心。樱井氏针对AIIB将来是否会顺利发挥其职能表示担忧,“在没有对根本改革的情况下恐怕极其困难”,并对日本提出建议,“无论是资金还是运行,应当进一步扩充日本主导的ADB”。

另一方面,围绕对AIIB采取的态度,樱井氏指出其将美国分裂出欧洲各国为“中国外交的大获全胜”。今后敦促日本参与AIIB也是在企图分裂日美,这一点上反映战后国际秩序的混乱并显示出日本国内围绕AIIB摇摆不定心态的本质。

 

■  坚决阻止将亚洲和太平洋一分为二

原朝日新闻记者船桥洋一《文艺春秋》杂志《新世界地政学》一栏连续登载了文章《加盟AIIB》,其对AIIB于运营方面的不透明以及中国分裂日美两国的企图等持同样见解,同时船桥洋一尚提出应站在战略性的观点上申请加入AIIB,“某些关于如果日本不参加的话,AIIB将停滞不前或终究失败的理论仅是一些稚嫩见解”,“亚洲以印度为首在等待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日本在二十一世纪的大战略当中应当挺先支持印度的发展并与其建立坚实的相互信任关系。对AIIB的理解应当转换思维,如何巧妙利用中国贷款而让印度阔步向前为目前首要课题”,视点极其尖锐。

 

船桥洋一在建议加入AIIB之上尚以地政学的视角提出观点,“关键之处在于阻止其将亚洲和太平洋一分为二”。在触及AIIB成员国分为“域内”“域外”问题时,船桥指出,日本如果不加入AIIB,日本自身难免会成为分断亚洲和太平洋的帮凶,如此一来对日本对美国乃至对亚洲均将产生不利。日本所肩负的长期性的使命在于“在亚洲太平洋地区以法治、自由、无差别、多元的自由贸易体制和航行自由为前提,令‘自由开放的国际协作主义’深入人心”,这符合日本国家利益,船桥意在强调有必要把AIIB问题提升至日本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战略性课题进行探讨。

 

■  当事者清,旁观者迷

围绕是否加入AIIB,政府作为当事者的应对方式如何?日本国内的报道基本持否定态度,指责政府对中国过于警惕以致选择放弃加入AIIB这一错误举动,但也有报道持不同态度。

 

Voice杂志刊登了中国问题研究家(原通产省官僚)津上俊哉氏和作家真山仁氏的对话“新手上路锻炼两年,日本是否能对AIIB进行侧面引导”。其中,津上指出,“从日本政府当前的对中感情以及官僚之间的力量平衡关系从开始便已经决定了不加入AIIB这一事实”。津上针对政府又分析道,“安倍的反中情绪并不像一般舆论所想象的那般严重”,“但由于党内存在根深蒂固的反中派加之保守论坛的添油加醋,政治方面也不由得形成一个反中一边倒的形势”,其言一语中的,揭示出官僚反映给政府的信息难免偏驳。

 

对于日本目前的应对津上继续指出“需要暂时观望两年”,具体应当“……通过JBIC (日本国际协力银行)和JICA(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将独自的协力投资以及合作项目更多地推荐给AIIB并使其切实实施”。通过这些“侧面引导”而使AIIB向良好的方向发展,同时需要在与AIIB的工作人员同舟共济之中获取第一信息,如此两年之后决定是否加入。

 

津上氏同时强调即便是标明不加入的美国国内也并非仅有反对意见,“今年1月前往华盛顿时感到美国国内并非异口同声”,美国的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多数提出彻底否定AIIB的观点是个错误,外交安保专家也主张应在经济方面增进合作。津上氏的视点在于两年后有必要和美国政府作进一步深入的探讨,而美国也表示出重视AIIB和ADB以及世界银行的合作姿态,在这一点上两年的同舟共济会起到大的作用。

 

津上氏认为,日美两国当局的应对冷静且现实,而焦躁喧嚣的就是那些持“反中”甚至“反反中”论调的人,其仅从狭窄的二分论出发向政府发起攻势。

FPCJとは
取材協力
取材に役立つ情報
活動の記録
外国への情報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