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通读

Back to Index

以全日本的孩子为对象进行的学力测试,其效果如何?

post date : 2017.09.12

本页主要针对日本各大报纸(朝日、产经、每日、读卖)对同一问题发表的社论进行比较和分析。

 

朝日新闻:将此作为克服差距的线索

产经新闻:提高了竞争

每日新闻:应验证效果的阶段

读卖新闻:打造追求熟悉应用问题的课堂

 

8月28日,日本文部科学省(相当于中国的教育部)公布了2017年度“全国学力与学习情况调查”的结果。自2007年,日本以全国中小学最高学年(小学6年级和中学3年级)的学生为对象,开展学力测试。本次为第10次,测定了国语、算术和数学的基础知识及应用能力。

 

20世纪60年代,学力调查受到强烈批判,认为它煽动“分数竞争”,故而被中止。之后,90年代实施的“宽松教育”导致孩子们的学力大幅滑落。在事隔43年之后的2007年,以所有小学6年级和中学3年级学生为对象的调查复活了。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未进行调查,本次为第10次,共调查2万9,850间学校。除每一个都道府县的结果外,本次还首次公开了全国20座政令指定都市的调查结果。整体而言,尽管看到了学力提高的成果,如成绩排名靠后的县与全国平均分的差距缩小等现象,但应用问题的正确率仅为40%,从07年开始调查时就指出的知识应用能力的不足未见改善。

 

日本全国4大报纸(除日经外),在调查结果公布后均在社论中进行了评论,讨论了调查效果。除每日主张“应变为抽样调查”外,其他3大报纸(朝日产经读卖)均认为,尽管存在一定差异,但整体上学力有一定的“提高”。同时,由于首次公布的政令指定都市(大都市)的成绩高于其他城市和地区,各大报纸指出,“学习塾”(培训机构)的存在以及“贫困与学习差距”问题再次浮现出来。

 

■ 肯定了学力的提高―读卖、产经

 

读卖(8月31日)对于本次结果评价道,“排名靠后的县与全国平均分的差距在缩小”。特别指出,成绩排名靠前的县,“重视孩子的主体性,采用对话型学习的方式提高了成果”。以这种指导方法持续获得好成绩的秋田县,近年来共接待了1万名前来视察指导方法的人。因此读卖主张,今后“应促进共享有效的指导方法”。另一方面,针对自调查开展以来就存在的“考察思考能力和表达能力的应用问题的不佳表现”,读卖强调,“如何培养实际社会中所需要的能力”仍然是一个课题。对于政令指定城市的正确率较高指出,“塾等学习环境比较优越是很大的原因”。

 

产经(同月29日)也评价道,“这10年中学力提高的倾向愈加稳定”。依据调查结果,举出了全国性的成功典范,“指导方法要学秋田县,学校经营要学福井县”。并强调,“这是学力测试能了解排名的用途”。关于政令指定都市,评论道,“大都市成绩排名靠前,有依赖塾的因素。要努力提高学校教育的质量”。此外,产经主张,文部科学省在主张要按照市町村和学校分类,介绍排名靠前的地区与学校的努力活动的同时,“实际上也畏惧着‘煽动竞争’、‘导致追求排名’等批判而做出退缩的行为,令人遗憾’”。

 

■ 改为“抽样调查“的主张―每日

 

与其他报纸论调不同的,是每日(9月1日)。由于调查结果显示排名靠前的县没有变化,故而指出,“孩子们在学力上缺乏积极的变化,看到不擅长应用问题的状况,就会质疑调查结果究竟是如何反映在指导方法中的”。每日的基本立场是,根据过去的调查已经充分了解到孩子们学力中存在的课题以及学力情况。

 

另外,关于自治体方面不断努力提高学力测试排名的行为,每日指出,“全部学生都悉数参加”,正是主要原因。全体调查每次需花费50亿日元左右,对此每日主张,“从费用与效果比的观点来看,对于继续用之前的方法进行调查存有疑问”。

 

朝日(9月1日)保持一直以来的主张,“整体测试有可能加重学校和自治体之间的竞争,导致追求排名”。但同时也给予了一定的评价,“本你年度为第10次举办,也积累了一些想法”。另外,朝日认为,以学力调查为契机,努力提供更好的授课这种意识,“在现场教师和校长中扩散这种意识并非坏事”。

 

但是,基于低收入家庭比例少的学校成绩更好这一调查结果,朝日强调,“务必要解决学力差距问题,阻断贫困的连带效应”。此外,由于日本学生在国际学力调查中成绩较好,朝日指出,“以后就可以逐渐从‘学力降低的不安’中解放出来了”。

 

 

注: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About Us
Covering Japan
News Resources
Activity Reports
Reaching the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