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通读

Back to Index

由于工作女性的增加,等待保育所空位的儿童现有2万3500人

政府出台“零待机儿童”新计划 目标推迟至2020年度末

post date : 2017.07.25

本页主要针对日本各大报纸(朝日、产经、日经、每日、读卖)对同一问题发表的社论进行比较和分析。

 

朝日新闻:育儿支援 解决待机儿童问题仍前路漫漫

产经新闻:待机儿童新计划 扎实解决问题

日本经济新闻(日经):人才投资 要最优先待机儿童对策

每日新闻:“零待机儿童”推迟3年 都是对策不完善惹的祸

读卖新闻:“零”待机儿童 不能允许反复推迟目标

 

等待保育所空位的待机儿童问题已变得刻不容缓。政府在6月公布了“育儿放心计划”,决定将“零”待机儿童的目标从2018年度推后3年,延迟到2020年度末。自小泉纯一郎内阁启动“待机儿童零计划”起,已过去大约15年。政府为实现“零待机儿童”,最近5年大约扩容了53万儿童。然而由于工作女性的增加,仍不能满足需求,今年4月的待机儿童上升至2万3500人。按照新计划,从2018年度起3年内新增22万人的容纳名额。与此同时,预计工作女性继续增加,到2022年末追加10万人,共计扩容32万人。

 

日本全国5大报纸围绕此问题依次在社论中进行了报道,一方面指出政府对于保育需求预测不足,同时,作为今后的课题,举出了几项问题。如,最严重的保育人员的数量不足以及待遇的改善问题、在待机儿童较多的城市地区保育所用地获得困难、以及保育“质量”下降等问题。另外,作为应对待机儿童的新财源方案,自民党提出考虑到未来幼儿教育无偿化,正在探讨向劳动人口征收保险费,充当“儿童保险”。对此,一些报纸要求进行慎重讨论。

 

■ 推迟目标 望政府认真应对

 

朝日(6月11日)针对“零待机儿童”计划推迟3年的问题批判道,“只能说政府对于潜在的保育需求等实情的把握和预测不足”。同时认为,“拿出综合性对策清单和必要的预算规模,是讨论的出发点”,“为了这次一定要实现“零待机儿童”,希望看到政权的认真态度”。

 

每日(6月1日)也认为政府对策的不充分存在问题,“要探明导致目标推迟的原因,并制定出有效政策”,特别希望全力扩充需求较多的低年龄幼儿的接纳规模。

 

读卖(6月2日)未否认政府对于需求预测的不足,但对新计划也给予了一定评价。“大幅扩充保育的接纳规模,促进女性在职场中活跃的目标是妥当的”。但是读卖认为,待机儿童的实际情况是,由于不能进入保育所,父母不得已延长育儿休假的情况被排除在统计对象外,而若包含这些“隐性待机儿童”,则“超过9万人”。

 

日经(6月4日)强调,要认识到待机儿童与少子化对策一样,都是对于未来人才的重要投资,“创建便于兼顾工作与育儿的环境是当务之急,且已经刻不容缓”。

 

产经(6月3日)认为,需求超过当时预想,零待机儿童“目标推迟本身是迫不得已的”,对此表示理解,但同时指出,新计划下对于问题解决,课题仍颇多。对于“这次一定要打上休止符”、表现出十足干劲的安倍晋三首相提出要求,“重要的不是完成数字的目标,而是踏踏实实地实施”。

 

■ 保育人员的确保 谈何容易

 

关于为解决待机儿童问题的个别问题,所有报纸都列举了保育人员不足和新计划的财源保障问题。

 

读卖针对保育人员不足的问题指出,“即使新成立设施,但由于招不到保育人员,不得不减少接纳名额,这种情况也不少”。同时认为,尽管从本年度开始改善保育人员的待遇(工资),导入月平均工资提高6000日元,根据经验和技能最多提高4万日元的制度,但与“其他产业的差距仍然很大”,希望得到进一步改善。

 

每日也认为,1名保育人员可照顾20名“3岁儿童”,但待机儿童较多的“1~2岁”儿童,应课以6名儿童需配备1名保育人员的义务。积极性较高的自治体通过提高工资和补助房租等方式确保了保育人员,但“也有即使新成立了保育所,由于找不到保育人员,不得不减员运营的情况”。每日强调,从拥有资格、却未从事保育工作的“潜在保育人员”有70万人以上的事实来看,即使改善保育人员的待遇,“效果也是有限的”。

 

朝日指出城市地区获得保育所用地很难,“虚报职员人数、虐待儿童等劣质的保育所也逐渐构成问题”,因此要求考虑到保育质量的保障。

 

■ 自民党探讨的“儿童保险” 需慎重讨论

 

朝日关于“儿童保险”,即自民党内作为待机儿童问题的解决方案进行探讨的新财源方案,提出了慎重论调。原本是自民党的公约,为实现“幼儿教育无偿化”进行的探讨,“目的是通过给育儿家庭支付补助等方式在经济上进行支援,但因采通过追加年金保险费从而制造财源,会使负担集中在劳动人口,问题很多”。

 

日经强调,“‘预设提供无偿化’是没有讨论价值的”。明确指出,首先要针对待机儿童对策制定目标,应深入讨论无偿化将扩大到何种程度。由于发达国家的财政赤字是最严重的问题,因此“必须充分确保财源,包括重新审视社会保障的财政岁出,扎实地执行新计划”。

 

读卖对于向劳动人口征收保险费的“儿童保险”这一构想,保留了态度,“要深入讨论整个社会如何解决培养下一代的费用问题”。产经也只是指出,“尽管出现了幼儿教育和保育的早期无偿化方案,但首先不可欠缺的,是正确理解国民的需求”。

 

 

Photo: Reuters/AFLO

 

注: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About Us
Covering Japan
News Resources
Activity Reports
Reaching the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