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月刊集锦

Back to Index

关于日本天皇的“生前退位”

post date : 2016.09.03

aflo_LKGG740578

8月8日,日本天皇通过视频讲话,让我们感受到了暗示着希望“生前退位”的意向。现年82岁的天皇,作为天皇继位以来已历经28个年头,他在不违背宪法禁止天皇发表政治性发言的前提下,表明了这一意向。这给国民带来巨大震惊的同时,也引起了关于象征天皇及皇室状况的广泛讨论。

 

 

(Photo: Pool/AP/AFLO)

 

 

 

半藤一利、保阪正康 “我们所看到的‘人间天皇’(作为普通人的天皇)” 文艺春秋9月号

关于天皇的意向,作家半藤一利在文艺春秋与纪实文学作家保阪正康的对话中阐述道,“我们应该诚挚地理解天皇的心情”,并希望主权者国民对于天皇的这种纵观历史的意向,“必须进行重大讨论”。

 

之后,关于导致本次天皇讲话的背景,半藤分析道,“陛下增加了这样的自信——下一代皇室成员将牢牢地继承在新宪法下的、自己及皇室酝酿而成的‘新的天皇形象’”。另一方面,关于宪法规定的基本人权,半藤认为,基于“宪法中并未规定天皇拥有的基本人权”,“所以我认为宪法与皇室典范之间存在着巨大偏差。天皇不仅没有个人权利,就连自由发表个人意见、自由行动也不被认可”,故重新指出了“象征天皇”所包含的根本性问题。

 

原武史 “象征天皇制的‘下一代’” 世界9月号

放送大学教授原武史世界的论文中,认为从明治时代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的天皇制,有些情况是“与天皇的个人意愿相比,更优先体系的革新”。基于此认识,正如天皇于2013年发表了要缩小明治以后规模不断扩大的皇陵一样,本次讲话也是“重新看待近代天皇制残余的一种动向”。在历史上,从飞鸟时代到江户时代,天皇的生前退位均有频繁发生,此次“也有回归到明治以前漫长的天皇制传统的一面”。

 

关于如果生前退位实现的情况,原教授一方面认为,这将形成天皇、太上皇、皇太弟并存的“非常特殊的状态”,另一方面又强调,“就是基于这种情况,天皇敢于表明生前退位,我认为这也是对于天皇制的未来抱有强烈的不安和危机意识”。

 

关于本次天皇讲话与安倍政权意图进行的“改宪” 是否有关这一问题,原教授认为“当今天皇从继位开始就发表了拥宪的立场,本次讲话或许表明了一种方向——天皇要结合象征天皇制、逐渐缩小到符合自身情况的意向”。

 

山崎正和 “自古以来天皇一贯都是‘象征’” 中央公9月号

作家兼评论家的山崎正和在中央公的论文中,针对天皇制的历史阐述道,“日本的天皇在极早阶段就已经进行了权力与权威的分离”,“从历史上来看,天皇所拥有的权威几乎从未被否定过”,故认为“权威”与“权力”的分离是天皇制的根本。

 

在此基础上,山崎分析道,若天皇代表“权力”,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中则应该是天皇制面临的最大危机,但是“日本在战败中权力彻底倒塌了,而权威并未倒塌。依据此理论,天皇制摆脱了危险”。其结果就是,作为纯粹权威的“象征天皇”制诞生了。也就是说,山崎认为象征天皇并不是二战后美国占领政策的产物,“作为近代的象征天皇,其权威的‘形式’,是当今天皇在近30年中达到了完成阶段。”关于今后的天皇制,山崎指出,“现在并未看到诽谤天皇或意图废除天皇制的政治活动”。

 

山崎尽管并未直接提及是否赞成本次天皇所表明的意向,但是认为“日本国民,包括我在内,都能理解现在天皇家的姿态,并十分敬爱”,并强调了个人想法,“继承人只限定于直系男性,且遵守一夫一妻制,这在生物学上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略)将女性也加入到继承人的范围中,是今后天皇及皇室理应具备的状态”。

 

竹田恒泰 “为何明治以后没有了‘让位’” 正9月号

保守派与右派的主张者中,对于生前退位的谨慎理论及消极理论根深蒂固,作家竹田恒泰在的论文中,关于“生前退位”这个词,他认为,“生前”是意识到了“死亡”的词汇,应该忌讳用在天皇的身上。另外,“退位”也是一个“仅仅是退掉位置,非常枯燥乏味的词汇”,因此主张应该使用“让位”一词。

 

但是,关于揣度天皇心情、进行“让位”的方式,在现行皇室典范中并无规定。而关于“让位制度”的导入,在明治维新之后进行过3次讨论。竹田阐述道,对于旨在导入“让位制度”的皇室典范的修改,应持谨慎态度。竹田认为其理由如下,这也是1984年(昭和天皇)“让位”制度化未被推行的根据——①若承认让位,则有可能产生历史上曾发生过的“上皇”所带来的弊病;②有可能会发生不基于天皇本人意愿的强制退位的情况;③天皇随意让位不符合“象征”的这一身份。并指出,“一旦让位变为制度化,就有可能产生该制度被随意操作的危险”。同时主张,“若不将‘让位’制度化,而是制定特别措施法的话,则无此担忧”。

 

八木秀次 “皇室典范的修改没有必要” 正9月号

丽泽大学教授八木秀次也在的专栏中谈到,“皇室典范是永久性法律,若认可天皇生前让位、退位的制度化,并设置规定,则有可能对今后的皇位继承以及皇室带来混乱”,“关于皇室典范的修改必须要慎重”。他对于通过修改皇室典范推行“让位、退位”的制度化,表示了鲜明的反对立场。

 

此外,对于通过特别措施法、仅承认现任天皇的生前“让位、退位”这一方案,他表明了否定的见解,“即使是制定特别措施法,也开创了让位、退位的先例,则需要对于让位、退位后的法律定位进行大规模的讨论”。 

 

渡部升一 “悠久的皇室” 正9月号

关于本次问题,上智大学教授渡部升一在的论文中表明了自己的看法,“该问题在本质上并不是那么难的问题”,“依据皇室的习惯与传统,简单地进行决定就可以。而这一决定由内阁在皇室会议承认下进行即可”。具体而言,“让位要通过修改皇室典范等程序,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倒不如采取摄政”,渡部强烈要求灵活运用“摄政”制度。历史上,昭和天皇在继位前的皇太子时代就进行了摄政。故渡部强调,“没有规则的话,遵从习惯即可”。

 

此页内容来源于公益财团法人Foreign Press Center(对外新闻中心),不代表任何团体和政府机构的观点。

About Us
Covering Japan
News Resources
Activity Reports
Reaching the Press